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诗歌的“可能”以及“可能”的解码 ——序刘清泉诗集《101种可能》

刘清泉是一个安静的诗人。只有安静,他的写作才不至于零碎,不至于见子打子、见异思迁,而是在自己恪守的维度上,往更深里进入一片灿烂,所有的栅栏都不是障碍,所有的不可能都将成为可能。

可能与不可能是一种纠结,一种刺激,一个富于想象具有无限张力的引诱。任何一个事物的存在只有在思维的抵达之后才具有实在性,人类有了思维,才有了事物实在性的可能。“可能”包含于事物中,并且赫然昭示其发展过程中的种种轨迹在我们身边,生活纷繁复杂地演变推进着,这就注定了产生生活里事物的种种“可能”而这种“可能”又在更广阔无边的生命形态里衍化成更多的“可能”101不是数字,它就是无限

诗歌应该是人类思维与现实存在结合的伟大产物之一。阅读诗歌,我们可以毫不费劲走进任何一个时代背景下人们的琐碎生活及身心的隐秘诗者,所谓“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也不同的写作主体又为诗歌在其意识形态上带来了“可能”。这种可能,便是诗人偶然与必然相结合的“可能”。“可能”可能是一个开端,可能是一个过程,也更可能是一个结果。我甚至以为,种下何种“可能”因,有何种“可能”果。

诗人刘清泉的《101种可能》中制造的不仅仅概念,不仅仅是模糊,而让我们看到了具象化的“可能”,这里“可能”成了清晰的永久存在的具体。在这种具体中,我的阅读感受被拉伸,抽回,我在这种渐远渐近的扑朔里,完成了由具象到模糊到具象的层次梳理。我认为这样的感受是最好的。譬如一个人盯着一个字看久了,你会发现竟然不明白为什麽这个字,是这个字。待你回过神来,再重读这个字,这个字在你面前便有了至少三步层次感受。这种看久了而恍惚产生的莫名的美妙,自然比对着一个苍白无力的字产生不了任何想法要惬意得多。诗人笔下的101种可能对于“可能”所产生的具象真实可靠,可以触摸到一个城市以及城市物事的肌肤与温度

喜欢101种可能》,还缘于诗人从来不装神弄鬼,如同诗人的名字——清泉那般干净透明清澈,纯净如月光下的一泓泉水

只有一个月亮盖住我的身体

比太阳温暖,比锦衣华服更惹眼

小榕树在风的示意下潜伏起来

就像淘气的孩子,反受到时间的宠爱

菁菁校园里,白茫茫一片寥廓

只有一个月亮刻在我心里,由心尖尖

而至整个心房。梦从此做得更纯粹

陪我登上幸福的天堂”

——《可能13:风景》

这首诗,月亮的皎暇与诗人的心境吻合,诗人将自身为明月,虽然孤单却纯净得彻底,黑夜长空里把光亮置于内而不与人世间尘埃为伍。一个只愿意在月光下沐浴的远离喧嚣的歌者,在彼时空间里所传递出的从容与幸福。这幸福源于诗者笔下的月光,更源于诗者内心的那一轮永不退去的明月。在这首诗里,风景是诗人的一种“可能”,而月光是风景中的一种“可能”,月光中的心境亦是一种“可能”。这些“可能”或许是不确定的,然而当诗人落笔之后,这“可能”在他的心中则成了一种确定。这是诗人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可能”。

故乡情结,是许多诗人无法排遣并融入诗歌的重要元素。在《101种可能》中,我们也看到了这种故乡所给与他子民的影响,刘清泉诗里的故乡是蜻蜓点水式的,不断重复出现的“重庆”,看似随意点到,确是精心,这个名词成了诗歌中难以剔除的精神符号。在《可能17:需要》中,诗人这样写道:

需要经过一座立交桥去爱你

就像需要内心绽放满园的鲜花。通常我从桥下穿过

低调,无声,把自己当成一只病态的猫

只有车从桥面扬长而去,瞧不起我小小的爱

它还会带起一阵锥形的风,把半月楼刮得摇摇晃晃

根本不管我是否心如刀割

更多时候,需要经过夜晚走进更深的黑去爱你

就像需要藏起来才能看清闪闪的光。我起身为你开门

把手传来深冬的寒气,露水一样滑,心跳一样疲惫

当牵手像贼一样忐忑,当汗水落进两具饥渴的身体

我看见整个重庆城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我看见你

甩一甩长发登上了那辆开往幸福的车”

这是一首爱情诗,爱人登上了开往幸福的列车,而爱着那位爱人的人却只能将心绪藏于断句诗行中在这里,重庆成了诗人爱情的依托和载体,这个城市每天都将上演无数段不同因果的爱情故事我看见整个重庆城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或可道出这段感情的背景之一,“惊讶”一词又准确了诗人当时的心境。回过头来,我们再看标题“可能17:需要”,爱是一种需要,是爱人之间相互的需要,爱是一种互相作用的结果,而“可能”又为这份需要添上了栅栏和悬疑,可能需要?可能爱?重庆一座城也可能产生惊讶!而诗中的那个“你”,更是可能登上了那辆开往幸福的车。“可能”让我们对诗人的诗有了更多种的解读,也更开阔了这首诗本身的涵义。当然,我认为“可能”比确切的认知和涵义更为重要,“可能”的开阔性使诗歌本身更富有魅力。

世间所有的爱都有痛,没有不痛的爱,除非彼此只是玩偶。在《可能19:自以为是》里,诗人感受到了这种疼痛:

重庆的雾淡了,淡到鸟儿画出了弧线

树叶和花歪歪斜斜地站着

因为缺少支撑,所以十分脆弱

像一个单音节的词,像单拐,把我们的梦

一次次孤立

春天来了,万物在飞翔中

展示自以为是的美:像风一样轻,像猎豹一样快

这就是春天,时刻在崩溃

时刻含着巨大的热情和悲凉……”

春天是美好的,然而这里春天与众不同。在这首诗中,春天里的鸟和树木花草,诗中呈现了由作者赋予景物的歪斜的姿态和自以为是的美,到再由这自以为是之美给人心带来的热情与悲哀这两重正负极感受由标题“可能19:自以为是”带来的逆向感与微反差则又使诗歌别有一番意味。

在《101中可能》里,诗人刘清泉依次还写了《疼痛》《顽固》《陷入》《分裂》《相持》《服从》等具有尖锐力度标题的诗歌,从这些诗歌里,我们看到了诗人不一样的生活状态无限可能性。这些可能存在的状态或者事实存在的状态,其实是阻绝了我们对生活本身的狭隘观念,而赋予更宏阔的视角这样的视角使诗歌更具想象的高度和意味的广度。

同大多数写诗的人一样,作者将自身可能有的情感感受小心翼翼化为字符,这些字符本身因为其蕴含的这多种情感感受而具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诗人刘清泉的一种能力、一种在众多诗歌里的区别。一个好的诗人,不仅仅是把字写活、写出色彩,更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观察与感悟,进入别人不能进入的荒原,在语言中创造思想与情感的“无人区”,让无数种意识形态在诗歌里成为“可能”

101种可能》让诗人刘清泉在重庆诗坛、甚至在整个诗坛有了鲜明的辨析度。

是为序。

2014年3月19日凌晨于成都·没名堂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