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拒绝反思、沉重与深刻,是阅读的腐败、文学的堕落!

 

——关于一篇小说的一封信
建水先生:
昨夜读了您的小说《肃杀的秋天》,受到了心灵的强烈震动,想了许多问题;今晨醒来,不禁又在梳理对于它的思考。
您的这篇作品展示了令人揪心的真实。那个极其特殊的年代,那些活生生的人物,那种无法虚构的细节,那类根植于乡土的语言,还有那三个第一人称加一个第三人称的结构转换,都使它具有了内容的深刻性和形式的文学性。
小说的灵魂是塑造打着时代烙印、怀着社会心理的人物。这一点,您做到了。篇中的主要人物,如黄梅香、程寿长、俺娘、王连禹都是特定历史时期的“这一个”。他们都不是坏人,也不是完人,而是曾经活动在我们身边的普通人。他们命运的悲剧性(好在结局不太惨),社会原因无疑是“人民公社”与“三年困难”的发生与反常的存在。作品之所以意义深刻,正在于它的认识价值、反思勇气和批判精神。
黄梅香和她娘是悲剧的核心人物,她们的行为被饥饿与贫困绑架着,打破了千年来“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虚伪说教。远的不说,共和国成立以来,虽然有了很好的《婚姻法》,但在各个不同的时期,诸如为了政治需要,为了服从组织,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口粮,为了进城或返城,为了参军或招工,为了城市户口,为了依附大款,一些女子牺牲了纯真的爱情,放弃了自主的权利,违背了当初的意愿,甚至冲破了道德的底线。这类事情我们见得不少!
像您这样的小说,一部分编辑会不愿登,有一部分读者会不愿看。他们或者对那个年代一无所知也不想知道,或者只专注于所谓“主旋律”“正能量”的作品,或者以吸引眼球、娱乐消闲为阅读目的。拒绝反思,拒绝沉重,拒绝深刻,也是一种阅读的腐败,文学的堕落。
对于您的这篇小说,我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作为参考性的建议请您考虑:我觉得它虽然是短篇小说,但您采用了类似长篇的结构。小说的主人是黄梅香和她娘两人,但您对两个出逃的孩子和一个检举人给了过多的篇幅,“平分”了主人翁的“秋色”。其实孩子的出逃可以虚写,检举人的笔墨可以大减,全用黄梅香的第一人称来写就够了,题目也可以改为《俺娘和俺》。这样,无损于甚至会有助于突出主题;对于编者和读者也可能是一种更乐于接受的节省。但要删减大约三分之一以上的、局部看来是精彩的文字,不知您是否舍得?其实对于作家(尤其是小说家)来说,任何删下来的描写都不是“废品”,而是“零件”,先存起来,不一定在哪一部作品中就又能派上用场。
高平敬礼! 2014.02.05
【注】齐建水,山东作家,《济阳文艺》执行主编。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