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世俗生活中的浓郁诗意

----- 浅谈钟正林的小说创作

杨晓升

2006年,钟正林在《北京文学》第9期发表短篇小说处女作《斗地主》,从此一发而不可收并跻身文坛。数年来,他的中短篇小说小说频频出现在全国各大文学期刊,数量之多,备受瞩目,令人欣喜。

作为《北京文学》负责人,我由衷为正林感到高兴,因为正林是从《北京文学》起步的。《北京文学》历来有重视新人、扶持新人的优秀传统,浩然、王安忆、刘恒、余华、张辛欣等作家,无不是在《北京文学》发表处女作并登上文坛的。因《北京文学》成名的作家更是数不胜数:汪曾祺、邓友梅、张洁、陈建功、刘恒、余华、陈祖芬、理由、荆永鸣等等。新世纪以来,《北京文学》更是加大对文学新人的扶持力度,开辟“新人自荐”专栏,专门为文学新人的小说处女作提供发表园地。钟正林的短篇小说处女作《斗地主》,正是从“新人自荐”这个栏目推出来的。

迄今为止,除了处女作《斗地主》,钟正林在《北京文学》还发表了两部中篇小说:《穿过秋雨的节日》和《晾雪眼》。

处女作《斗地主》是正林小说创作的起点。斗地主是一种民间娱乐游戏,更是一种人际应酬交往方式,乍看轻松热闹的“斗地主”背后,隐含的是人与人之间明争暗斗相互角力。文化馆副馆长喻腐败,在工作和交际场上如鱼得水,斗地主是他和朋友们最喜欢的娱乐方式。可牌场春风得意的他却在人际场和官场上碰了壁,原本有望升任馆长的他因一次意气用事,恃才傲物盛气凌人地顶撞文化局长而失掉晋升机会,可见官场和人际远不像斗地主这种游戏那样轻松好玩。斗地主表面是一种娱乐,其背后的人际场和官场却一种高深莫测。作者将自己对世事和人心的洞察,巧妙地聚焦到斗地主这种娱乐上,将生活中的各色人等、各种面目与性格演绎得栩栩如生,活灵活现。这是一幅精彩传神的当代中国世俗图像,也是中国当代社会众生相,传达的是现实中国当今的人情世态和人际奥秘。生活化、口语化的描述,独具特色的川味语言,充满烟火气的世俗和世态描写,尤其是对斗地主这种民间游戏的熟稔[rěn] 及其游戏者心理的准确把握,均显示出作者厚实的生活积累及熟练驾驭语言的能力,其叙事之老到和老练,令人刮目。《斗地主》是一篇成熟的小说,更是一篇优秀的处女作。正林这篇处女作的发表,可以说出手不凡,让人预见到他小说创作的潜力,他是站在高起点上蓄势待发。正林此后的创作,也正印证了这一点。

正林在《北京文学》发表的第二篇小说《穿过秋雨的节日》也颇具特色。小说描写一起因土地转让归属不清引发的纠纷:商人雷火神要把省高院的牌子摘了寄往北京,叫省高院的人到北京取牌子,到北京断公道。原来雷火神在城市的边上买了一家不景气的化工厂,办了一个粉骨厂,当时地方政府和原化工厂都没有提土地权的归属问题。小说故事紧凑,一气呵成,充满现实感和时代气息。狡诈的商人用聪明狡诈的特殊手段处理了一起土地纠纷,并化干戈为玉帛,令人称奇、也发人深省。

当然,正林更多的优秀小说,像《鹰无泪》、《可恶的水泥》、《河雾》、《人人偷盗》、《秃了》等等,散见于全国的其他刊物,如《中国作家》《江南》《钟山》《长城》《长江文艺》等。

纵观正林几年来的小说创作,大致可以看出以下几个显著特点。

首先是数量可观,既有中短篇小说30余篇(部),又有长篇小说,总字数恐怕已经接近百万字。短短数年,这样的数量已属高产,至少在《北京文学》“新人自荐”栏目发表小说处女作的众多作家中,正林是这些文学新人走得最快、作品发得最多,也最引人注目的作家之一。这让我由衷高兴,也倍感欣慰。如果说,正林在《北京文学》发表处女作《斗地主》时,还仅仅是文坛的一棵新苗,那么若干年过去,如今的正林已经在文坛的沃土中,逐渐长成一株枝叶茂密的绿树。虽然,这棵树目前可能还不够高大,却枝繁叶茂、多姿多彩,异常茁壮,让人充满期待。

正林小说创作的第二个特点,是对当代社会现实的关切与冷峻思考,对社会百态和世道人心的细微洞察。像《斗地主》《穿过秋雨的节日》《晾雪眼》《鹰无泪》《人人偷盗》等等,无不如此。以《可恶的水泥》《气味》等为代表的作品,则是对中国农村城镇化进程中,生态环境乃至人文环境被无情破坏、日益恶化的深度担忧与追问。他在处女作《斗地主》的创作自白中这样表达他创作的初衷:“工业让环境变得愈来愈糟糕,多少年后,花朵和飞鸟是否还存在,至少它们的姿影是否还像初始般明媚,鸟鸣的声音是否还那么清澈;物质让许多美丽的面孔和心灵扭曲并破碎,许多美好的事物在自己眼前灰飞烟灭。”“人类文明发展到当代,社会生活中角斗的方式愈来愈有技巧,许多争权夺利的确是杀人不见血的,要过许久那疼痛的血才从你的心上弥漫出来。”可以说,对现实的关切、担忧和对美好生活、理想社会的向往,是正林小说创作的动因。而小说中所有对现实的关切、思考、担忧与追问,都体现了一个作家在残酷的现实和强大的世俗面前应有的良知、责任与担当,也显示了作家应有的精神特质与精神高度。

正林小说创作的第三个特点,就是对川味语言的自觉运用与娴熟驾驭,这种驾驭是自然的,与生俱来的,这使得他小说的语言与故事、人物和生活场景高度融合、浑然天成,也使得小说始终飘逸出鲜明的、浓浓的四川风味。正林的川味语言,无疑使小说更加生动,更具魅力,也更具鲜明的地方特色。当然,过分痴迷于地方方言也存在危险,那就是对于更广泛的、非川籍的读者,会或多或少带来阅读障碍。我已经不只一次从编辑同事和一些读者中听到这种评价,所以正林对此要葆有警惕。如何合理、巧妙地使用川味语言,是正林在接下来的小说创作中所要注意的问题。

正林小说的第四个特点,是一定程度上呈现出来的诗性,包括象征、隐喻、意象、意蕴等的呈现。写小说之前,正林是诗人出身。诗人出身的正林写小说时,自觉不自觉会融入诗歌的元素与气质。这首先体现在他许多小说的题目上,像《穿过秋雨的节日》《鹰无泪》《气味》《河雾》《黛色的核桃花》等,每个题目都充满了诗意。具体到作品中,正像其他评论家已经指出的那样,《鹰无泪》的开篇就有一句很有诗意的话:“当时队长钟二哥正在做梦,梦见祖母在天穹似的苍蓝的青牛沱水里向着自己微笑,他向着祖母报以虔诚的微笑。”而他许多小说中对四川农村生态自然景色及民俗风情的描写,也大都呈现出浓郁的、令人向往的诗意。

正林的小说创作,总体上虽然成绩斐然,但并非已经十全十美。比如,已经发表的众多中短篇小说,虽不乏优秀之作,但个别作品因写得仓促或随意,难免粗糙。就我看过的作品和稿子而言,有的作品角度、题材和开掘还欠斟酌,新意和深度流于平淡甚至平庸,手法也略显俗套与粗糙,也有的作品写得太实,缺少提炼与升华。因而在我看来,正林在写什么和怎么写方面,还需要进一步磨砺、修炼与提高。

正林以后的创作,我以为不要贪多求快,宁可放慢脚步,写得少一些、写得精一些,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要力争不断突破从前、超越自己。以正林已经具备的潜质与实力,我以为他前面还存在很大的提升空间,只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潜心修炼,持之以恒,他一定能长成文坛的一棵大树、甚至是参天大树。

我对正林充满期待,并由衷祝福!

【注:本文系2013年12月16日在四川什邡参加由四川省作协、四川省德阳文联联合召开的钟正林小说研讨会上的发言,而后刊于《中国艺术报》2014年2月28日,发表时略有删节】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