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人与花

认识沐斋之前,先读到了他的文章,继而看到了他的水墨。他行文多古意,画格亦如是。最终见到了他的人,三十来岁的书生,眉清目秀,优雅谦逊,与其笔墨种种竟极为和谐,令人惊讶。当今乃俗世,俗气当道,俗雾弥漫也!此人小小年纪,竟有这般禅心雅意,殊为难得,遂引以为知己。无奈鄙人老朽,欲知之而不知,欲深知而更不得知之,故此《兰花旨》(上海古籍出版社版)序不免胡言,须先在这里求谅了。

  前几日游山入林,心情大快,不由叹曰:一见树就高兴,咱们确实是猴子变的!同行者信然大笑。然而,我不喜兰花,这是怎么搞的呢?那些喜欢兰花的,又是为什么呢?无解,因为我无知。大约两年前吧,头一次踏入沐斋的住处,被二百多盆兰花惊呆了。我倚老卖老,竟然批评他生活态度懒散,不规律且不整洁不振作,似乎还说了千万不要玩物丧志一类的话,就差斥其为恋物癖了。现在,仍能记起他含笑不语的样子,却断定这谦逊的后生是在心里嘲弄着我的武断和糊涂了。他不反驳,也不解释,直到把这本《兰花旨》递到我的案头。翻开这精美的篇什,无须他来辩解,我要亲自动手,自己来打自己的嘴巴了。他是对的。他在公寓里种满了兰花,然而———他是对的。

  我相信,在所有关于兰花的书里,他的书是独一无二的一册,且是质地极为优良的一册。散文、旧体诗、行书、水墨画,哪一项都有上佳水准,配得上专业人士的明断,亦经得住外行人挑剔的眼光。最感满足的,乃至感到惊喜的,无疑是他的知音,是那些爱兰花爱艺术且爱宁静爱寂寞的人们。沐斋以及他身边的同道,未必是这个世界中的强者,却是一批有力量的人。至少,这本书便具备了让我肃然起敬的力量———如果精神力量也算一种力量的话。

  坦而言之,溺爱兰花,难免给人以弱不禁风之感。然而,错觉在此,奥妙亦在此。以愚之见,喜爱兰花的人,并非喜爱它的纤弱,而喜爱的恰是它所蕴含的力量。在知音者的眼里,这小小的花朵,必定含了无穷的境界,令养护者与观赏者一并与众不同了。最大的不同,便是脱俗。在俗世的泥污之中,兰花似乎有了超拔的力量,或者说泥足深陷的人们希望它具备这种力量,将自己从污泥浊水之中拎出来。古往今来,文人墨客们寄托于兰花的,不就是这些吗?沐斋陶醉于兰花的原因,不会有例外吧?自然,说过的和准备说的,一律都是我的揣度,请各位明鉴就是了。

  世间最大之俗,乃不静。天不静,有人一味呼风唤雨,引雷惑世;地不静,车马人兽争于途塞于道,一派乌烟瘴气;人不静,七情六欲闹于心,鸡鸣狗盗累于身,害得个个遍体鳞伤。有人说不静是常态,五千年来就不曾静过!不静便是病,五千年不静则是民族之大病。此患不除,国无宁日。志士仁人寻医问药,求静之心就没有歇过。兰花却是静的,静静地生,静静地死,无论生死都静静地吐出芳香。一代又一代,在那些善心未泯的文人心目中,这便是一味良药吧?即便治不了俗世之病,至少可以让自己优先安静下来了。无疑,兰花确乎有一种静的力量。

  世间的另一大俗,乃不净,即不洁也。身心不净不必提了,便是身外亦不净。极而言之,正因为身外不净,才导致了身心之不净。倘若天净地净、食净水净、街净宅净,人之身心焉有不净之理?有人又说了,汉民族本是洁净的,让北方游牧民族打得颠沛流离,欲净而不得净,终于以不净为常态,连便溺之随意也归罪于北方流窜的骑兵们了。兰花却是净的,至少是需要洁净之所的吧?历代文人寄情于兰花,有企求安定的意思,然而骨子里渴求的必定是洁净的生活状态,一枝叶净花洁的幽兰足以成为这种安定状态的标志,乃至成为一种幸福的象征。在国人的缺点中,最被人诟病的便是不净。不净貌似小病,实为大病也!兰花非花,或许真真就是一味药,不食则祸,食之则不仅有效而且有益。在爱兰者的固执里面,其求净之心,几乎可以称得上悲怆了。何年何月,堂堂中华民族才能被视为最讲究洁净的一群人呢?且候神州大地,家家养兰爱兰之日吧。我实在找不出更简便更可行的求净之法了。沐斋或许更为幸运一些,他手里多了一支画笔,在一幅幅整洁的画面中,他将心中之净呈现了出来,闪耀着圣洁之光。所谓求净之净,也无非如此了。与人世间的种种不洁作战,他有了优良的武器,而我们呢?惟有各自为战罢了。

  在不静与不净之外,最想摆脱的一大俗病,乃不精。做大事要事不精,做小事琐事亦不精。总之,不论难易,甚至也不论祸福,只要事情经了自己的手,皆以不精了之。粗枝大叶之病或许一时要不了命,却如牛皮癣一样,附在民族的肌体上,其痒难耐,久而久之真有令人发疯之危。精致地做事情,精致地做东西,难道真的会令人痛苦不堪吗?或者,粗枝大叶地做事情,粗枝大叶地做东西,真的能给父老兄弟姐妹们带来极大的快感吗?果真如此,就让我们永远粗枝大叶好了,让世界上拒绝粗枝大叶的异族们统统倒霉去吧!自然,此乃痴人说梦之语,真的血淋淋的事实则明摆着,一部屈辱的近代史,便是粗枝大叶及其恶果的演出史,令人惨不忍睹啊!兰花却是精的,不仅要精致地种,还要精致地养,精致地观赏,精致地吟诵,精致地描绘,真可谓无处不精。如此精致地对待一株植物,或许无以救国,亦无以疗病,却是更生与新生的起点,是灵魂之野火得以复燃的一种象征。无须追求出手便有扭转乾坤之力,只须以点点滴滴做起,誓将粗枝大叶之陋习拒于千里之外,则上上下下今今后后幸甚矣。试问,在窗口小心翼翼地养一盆兰花,还有比这更捷近的求精逐弊之道吗?

  沐斋这册书,便是解释何为精致的一个范例,所有不经意之处,皆为其耗尽心血之处。犹如粗枝大叶必遭报应,沐斋之精诚,必将在这日日进步的人世间得到美好的报答。苍天不负,渐渐拢到他四周的知音们,将越聚越多,那赞美之声则无异于天使的歌唱了。艺术之神,将以他平凡而不懈的努力为傲,而我们则乐于与他并肩求进,并将以此为荣。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