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老周的资本主义尾巴

改革开放前,为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就要经常性地“割资本主义尾巴”。意思是工人、农民在从事集体经济活动外,如果养了几只鸡,养口猪,种点小片荒什么的,都属于资本主义尾巴,都在割除之列。因为“四人帮”认为“鸡屁股都能出资本主义”。

  虽然对“鸡屁股”都要关注,但依然有人“屡教不改”,因为资本主义对一些在哪儿都能发现机会的人,诱惑力实在是太强了。

  我单位的老周就属此类人物,于是其“尾巴”便一次次被割,但又一次次地冒出来。后来,当大家确认他已属于久治不愈、不可救药之人的时候,单位领导对他也便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一个厂的职工也不再与他攀比,都将其当成特例。

  先说住房,老周是个老资格的技术员,所以在单位盖第一批家属房时,就分给他一套。当然,那时所说的“套”,也就是里外两个屋,外屋当厨房,里屋住人,虽然不宽绰,但家家都这样,而且还不是每个职工都能分到呢。从七十年代初起,老周逐渐展现出他的远见卓识,他找到企业领导,说自己子女多,还有老人,都住在一铺炕上不仅不方便,更主要的是根本住不下。在商量解决的办法时,他的建议让领导喜出望外,他提出所以找单位,不是想让单位再给他解决房子,而且还能把现在他住的家属房让出来,但条件是单位要在家属房附近批给他一个地号,他自己想办法盖房子。

  七十年代的土地管理相当混乱,根本没什么手续,也没有经济价值。再说单位附近的土地本来也没什么文书,但不知为啥大家都认为单位有批准谁使用的权力。领导一听老周要自己盖房子,还能解决一户职工的住房问题,马上答应了。同时把一块老周早就看准,而且已丈量好的土地批给了他。

  老周的盖房真正是白手起家,房子也极其简陋。基础是在平地挖条沟,里面灌上沙子。墙是用从山上割来的蒿子拧成草把,滚上黄泥堆起来的。别看房子破,老周不仅在这里把几个孩子都拉扯大了,而且房子的价值也越来越高,到他退休前准备往县城里搬家时,这座草编的房子居然卖了好几万。买房的人不是看中他的茅草屋,而是相中了房场。因为这时老周已经有了完备的土地证和房产证,而且其房子正坐落于我们几栋家属房中间,不管哪栋房子要改造扩建,都会涉及他的住房。直到这时,人们才看出他当时是多有头脑。

  房子盖好后,老周开始架杖子,为自己跑马圈地,当时县城规定居民住宅的范围是前七米、后三米,但老周的房后别说三米,三十米都有了。可是由于他与“割尾巴”的力量相比真就是螳螂与车,所以其“领土”朝不保夕,规律是如果两三个月内没搞什么运动,他的杖子就扩出来了。如果晚上“各地人民广播电台联播节目”发表了什么社论,特别是关于防止资本主义复辟的,早晨大伙上班就会发现他家的杖子已经缩回去了。周长100多米的杖子说伸出来就伸出来,说缩回去就缩回去,哪那么容易呀?可老周就做到了。时间长了,人们找到一条规律,一看老周的杖子缩回去,就知道肯定又要开展什么运动了。就这样,老周的杖子当年曾经被大家当做政治运动的风向标。

  老周为什么对他家的园子这么契而不舍呢?因为从长远上,他看到土地这种不可再生的资源迟早要用经济价值来调节;此外,老周的园子可不像我们房前屋后的那点地,种点苞米、豆角什么的。人家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就知道种啤酒花和药材,而且获得了可观的经济效益。一次,为了让我们懂得为什么要“割尾巴”,单位在他家的园子里召开现场会,把全厂好几百职工都领进来,让大家看到资本主义就在我们眼前,已经来到我们身边的危险。

  改革开放后老周在全县第一个办了停薪留职,随后,就把多年前盖的那个房子卖了,在街里买了座门市房,开起了全县第一家个体饭店。开业几天后,他把我们请去了,喝点酒之后,他拍着胸脯对我说:“如果政策不变,二十年后整个县城的饭店你随便进,随便吃。因为那时全县的老板都得姓周,都是咱哥们儿的。”

  老周在单位上班时的工作表现真就是一般以下,一次,眼看差几分钟就要迟到了,于是,他紧跑几步进了工厂大门。赶巧的是他这几步跑被单位一把手看到了,便在几天后召开的职工大会上对老周提出表扬,说工厂的风气正在好转,连老周都知道遵守劳动纪律了。对此,我们都觉得这个表扬不公道,因为这个经常迟到的家伙跑了几步就受到表扬,而我们这些多少年都没迟到过的职工却好像理所当然、应该应分,能让人服气吗?可是就是这么一个人,就是这个老周,在干自己的事情时就干成了,而且干得轰轰烈烈。

  老周要垄断全县饭店的雄心壮志最后并未实现,原因是他后继无人。其实老周有个儿子,但为人处事与性格,一点都不随他。儿子从小学习就好,后来考到上海一所重点大学,毕业后在国家航天部门工作,据说承担的项目与“神五”、“神六”都有关系,这样人能接他的班吗?

  后来我离开了那个县,老周最终干得怎么样就不知道了。(作者:徐振泽)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