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雪花覆盖着的洁净世界

 “明亮,你栓柱叔病得厉害,你能回来看看吗?”

  “娘,年前我们单位有两个回家结婚的同事,我回不去。”

  这是春节前秦明亮接到母亲的电话,可是他确实走不开,作为一个区域销售经理,他把下面的两个销售员都放假回家了,余下三个人看不了整个区域的销售,他确实是回不了家。况且,栓柱叔病了,应该有刘玉林回去伺候,而刘玉林和他一直不是很对付,所以他就没太多的考虑回家的事情,因为他在国庆长假已经回家看望了母亲,他也和母亲打了招呼,春节有同事回家结婚,他得值班,也就没有回家。

  春节过后,母亲又一次来了电话。

  “明亮,你栓柱叔过了冬也打不了春,你能回来就回来看看吧,最好能看你栓柱叔一眼。”

  “娘,玉林没回家吗?我想五一再回去看你们。这过了年刚上班,有很多事情呢。”

  秦明亮又没有太在意,虽然栓柱叔对他一直不错,但多年来打拼才当上的区域销售经理,他不想上任半年多点就请假。可没隔几天,他又接到了母亲的电话。

  “明亮,你栓柱叔不行了,你回来看看吧。”

  “娘,我不好请假呀,最主要是我回去也解决不了什么事情,娘,你也要注意身体。”

  “亮子,娘求你了,不,是命令,你必须回来一趟。”说完,母亲就把电话挂了。

  最后通牒了,秦明亮和领导请了假,又把工作安排了一下,三天后,他踏上了回家的列车。在路上倒了两次车,到了家已经是母亲电话后的第五天早晨。

  “娘,你的身体不舒服?”秦明亮回到家就看见母亲满脸疲惫坐在炕沿边抹泪,“娘,您怎么啦?”

  “亮子啊,人走了,你栓柱叔走了。”母亲哽咽着说。

  “娘,您要注意身体啊!”秦明亮抓着母亲一双褶皱消瘦得手,泪水无声的流着。

  “亮子,你别哭了,你栓柱叔今天下葬,该是埋完了,走,孩子,洗洗脸,咱娘俩去你栓柱叔的坟上看看。”母亲擦着泪说。

  秦明亮母子俩收拾了一下,秦明亮就搀扶着母亲沿着乡间的小路往墓地走去。他们走着走着,天上渐渐飘起了雪花。

  “亮子,老人都讲,干娶媳妇湿下葬,你栓柱叔一辈子好人,老天也在为他的离去落泪了。”说着,母亲又流下了泪水。

  秦明亮没有说什么,只是为母亲擦了擦泪水,他们又默默的往前走。走了一会儿,他们来到了栓住叔的墓地,参与下葬的人都走了,只留下一座孤零零的新坟在雪花中沉寂着。

  “亮子,给你栓柱叔磕个头吧。”母亲看了看秦明亮,又看了看那座新起的坟墓说。

  “娘,我行个礼好不?”秦明亮看了看脚下被雪花粘湿的泥土说。

  “娘想让你给你栓住叔磕个头。”他们正说着,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顺着声音望去。

  “亮子,谁呀,娘眼花看不清楚。”母亲用力揉了揉眼睛说。

  “娘,是玉林。”秦明亮说。

  “哎,怎么才回来!”母亲叹了一口气。

  很快,刘玉林就跑到了坟前,“爹,你怎么不等我就走了呢?”他哭泣着,看着旁边站立的秦明亮母子,“婶子,他们说我爹丧事花的钱都是您出的,我谢谢您,回头我把钱给您送过去。”他抽泣着,看了看秦明亮,面带怨气的说,“你也回来了,也不枉我爹对你的好。”说着,转身跪在了坟前。

  “亮子,你也跪下!”这次母亲说的很严厉。

  “娘?”秦明亮疑惑的看着母亲。

  “跪下,”母亲又重复了一遍,看着秦明亮跪在刘玉林的身边,她又擦了擦眼泪说,“亮子,娘今天告诉你,其实,你栓柱叔才是你的亲爹。”

  “娘------”秦明亮一激动,就又站了起来,“娘,你,你怎么糟践自己呢?”刘玉林也呆呆的看着婶子。

  “跪下,”母亲又用力把秦明亮按得跪下,“你听娘说,玉林,你也听婶子给你们说明白,在你爹坟前,给你们兄弟说清楚。”说着,秦明亮的母亲摘下头巾放在地上,然后自己慢慢的坐在头巾上面。

  “那是在1983年,也就是亮子出生那年,我和玉林娘同时有喜了,玉林娘比我早一个多月,我怀的是头胎,一家人都很高兴,玉林家就不一样了,那时候已经有了玉林,计划生育抓得很紧,玉林娘四处躲躲藏藏的。他家人想打胎,可玉林娘又希望能生一个闺女,所以一直就没有把孩子打掉。那年冬天特别的冷,是滴水成冰,就在我怀了八个月的时候,上茅厕时不小心摔了一跤,结果大出血,家人把我送到了医院。经过抢救,我的命活过来了,可孩子没了,更严重的是,就那次以后,我再也不能生育了。

  “我住医院的第二天,玉林娘也许因为东躲西藏、四处颠簸,也或者是自从怀孕后就担惊受怕,在生孩子时难产,也住进了医院。医生给她检查后最后划开肚子取出孩子,结果是个男孩子,也就是亮子。那时候,头一胎是儿子,生第二胎要发五千块钱,要是闺女,玉林娘也就认了,可是又是一个小子,罚五千块钱那要多少年还清?儿子长大还要娶媳妇,盖房子,那时候对考学什么的还没人重视。玉林的爹娘商量了一下,就去找我们两口子,商量把孩子送给我们,我们好像是在黑暗中看到了太阳,高兴死了。后来两家商量,回村子就说玉林娘难产孩子死了,我们家生了一个儿子,以后这个事两家永不再提。亮子就成了我们家孩子。

  “小的时候,你们俩总在一起玩,你们俩个有时候晚了就在玉林家住,有时候在我家住,可后来你们长大了,因为你们的爹,也就是亮子一直喊得栓住叔对亮子好,你们俩也有了意见。亮子他爹病重的时候,有玉林爹一直帮着我们,临死的时候,让我把这个事告诉亮子,可玉林爹不让说。可是怎么也没想到,玉林娘出了车祸走了。那一年,你们都应该记得,玉林上了中专,亮子正在准备考大学,玉林爹还是不让我说,这就搁下了。

  “我一个女人家,哪有能力供亮子上大学?玉林爹没有和玉林商量,就把家里的羊全卖了。因为这个,玉林两年没有回家,玉林,我知道,你爹对亮子好,你就反感亮子,所以你们的关系一直不好,可你们是亲兄弟,本来,你爹病重的时候想让你们俩都回来,和你们说清楚,可你们俩没有一个能回来,栓住大哥是带着遗憾走的,我不能让这个遗憾再继续下去,今天我和你们弟兄俩说了,你们的父母我也花钱给他们合葬了,这个坟墓里是你们俩的亲生父母,这世上,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长时间,以后就是你们兄弟俩最亲了,以后你们俩怎么相处,现在在你们的父母坟前说一说,也让他们九泉之下安心。”

  怎么相处?刘玉林和秦明亮早已是泪流满面。

  “哥哥------”

  “弟弟------”弟兄俩抱头痛哭,哭了一阵,刘玉林跪着,转过身,拉着跪着的秦明亮,用膝盖往前走了几步,双双跪在秦明亮母亲的身边,“婶子,我爹娘都走了,您是明亮的娘,以后,您也是我的娘了,”他拍了拍秦明亮的肩膀,“明亮,在咱亲生父母面前,咱俩给你娘,以后也是我的娘磕个头。娘,你接受儿子磕头吧。”说完他们给明亮的母亲磕了三个头,他们转过身对着父母的坟墓磕了三个头,然后俩个人起了身,共同扶着老人离开了坟地。

  雪依然在下,飘飘洒洒,整个大地一片洁白,在这白雪覆盖下的依然是一个洁净的世界。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