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皮影戏”情缘

 玩游戏是少年儿童时代的天堂。而我与小柱子玩儿出的最高境界就是自制、自编、自导、自演、自乐……的——演土“皮影戏”!

  小柱子是我小时候最要好的小伙伴之一。

  小学五年级时,我由“一道杠”晋升为堂堂的“两道杠”——“少先队”中队生活委员。

  于是,班主任丁老师交给我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与“梁国柱”同学结为“一帮一、 一对红”!    

  丁老师说,小柱子其实很聪明,就是刚刚从农村学校进城学习成绩跟不上去,他关键是不爱写作业太贪玩儿了!所以各科都不及格。我看你俩关系不错,又在一个院儿里住,你现在是生活委员,有责任帮助落后生!

  我意识到这个任务相当艰巨。因为我也十分贪玩儿,同学们瞎起外号,叫我“蔫吧桃(蔫吧淘)”。

  其实我也特烦家庭作业,有时太困了还得我妈妈替我写作业(不好意思啦!)。不过,令我十分高兴的是——我这个优级生可以名正言顺的与落后生小柱子一起淘气了!

  小柱子与我风格不一样,他是外向性格,胆儿特大,敢跟老师顶嘴不怯与同学打仗。当然也没少挨他爸爸的踢和各科老师的剋。

  我特宾服小柱子的能言善辩,他经常把批评他的科任老师驳得面红耳赤,使枯燥的课堂变成了好玩儿的“辩论会”。曾经有一位教自然课的老师指着他的鼻子说,你——你是“无理辩三分”!从此,小柱子也有了外号,同学们辩不过他,一来气就叫他“无理辩三分儿”。

  我恰恰不具备小柱子的这些优点。

  其实平日里我的学习成绩就是中等生,可是一考试就发挥得超常,往往成绩进入前三名;还有,就是我画画儿水平超出了一般同学,每每课间时,老师不在我就在黑板上画小人儿逗同学们玩儿,此刻,小柱子是我的重要“粉丝”,他宾服我也主要就靠这点!

  我俩仅有一点是完全相同的——头顶上都长了两个“旋儿”。

  一个“优级生”和一个“落后生”成了好朋友,拿现在的话说,就叫做“优势互补”!

  说是“一帮一、一对红”,其实我俩到一起绝大部分时间就是玩儿,而且时常玩出新花样来!有一阵儿时兴打“片(pia)积”,买不起新的“片积”我们就自己个画;有一阵儿时兴“扣模子”,别人是用杏核换;我俩是自己个用泥巴刻模具倒出来跟别人换杏核。用现在的话讲,那叫“自主创新”!

  而我俩一块儿演“皮影戏”就绝对是一伟大创意!

  当年,煤城的街里大约在双桥洞的东出口坡上有一处“皮影社”。

  看社址的破烂样就知道其年头不短(“满洲国”时就有了)。小小的剧场里也是破烂不堪,台下一堆磨得溜光绽亮的长条板凳,四周黑黢黢的,从窗户的木条缝射下来的光芒倒是像雨后的霞光一样好看。注视那条条“霞光”,只见无数尘埃不停地有规律地运动着,给我脑海留下深深的印象。

  倒是台子上挂着的“银幕”与破屋子形成强烈对比,“银幕”后面的几管荧光灯一亮,心情也豁然开朗;开场锣鼓一响,你的心跳也就随之乒乒乓乓的啦!

  黑屋子与“银幕”形成鲜明的黑白片儿;而上演的“驴皮影儿”却是五彩斑斓的!

  我和小柱子就是利用写作业时间去看皮影戏。虽然丁老师的谆谆教导时常在耳边响起,但是与枯燥的家庭作业相比,“驴皮影儿”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我父母都上班,每月能要来几毛零花钱,小柱子家庭较比困难,于是我不仅是看皮影的倡导者还是资助者。在我的意识中,一个人去玩儿是最没意思的!两个志同道合的小孩去干共同感兴趣的事儿是人生一大快乐哦!

  那年头文娱活动很单调,能坐在看不出本色儿的皮影社板凳上观看“银幕”上耍影人儿别提多哏儿了!那驴皮影儿的造型很特别:都是侧身像,而且“生旦净末丑”俱全。由于像剪纸一样的雕镂,所以线条很夸张、很大胆。虽然银幕没有复杂的布景,可诺大的白底给我们留下无限地想象空间。

  我俩在台下观赏之余,忍不住悄悄地钻到台侧窥视,原来,驴皮影后面是有人用细木杆儿操纵,所以动作也很特别,类似动画片儿。而操杆儿的演员还要同声唱影调儿,有的老头儿演员用一只手掐在脖子上唱旦角儿……那唱词我们基本上都听不懂,只觉得好玩儿极了!

  小柱子还有一大长处,他嗓子好,学啥像啥。自从认识了驴皮影之后,他在学校动不动就吼上两嗓子影调儿,嘴里还老也不闲着——能做过门伴奏。他用舌头模仿的打快板效果声惟妙惟肖。后来才知道,那技术活叫 “口技”!

  我俩看皮影戏上了瘾,有一次,刚走出皮影社门口,小柱子就心事重重的样子,我以为他还沉浸在剧情之中呢。不一会儿,他信誓旦旦地说,蔫吧淘我有个秘密就告诉你一个人——我决心长大以后啥也不干就去演皮影戏!

  我说那不可能!离长大还很久很久呢,谁能料想自个将来干什么呀?我才不信呢!

  小柱子急眼了,不信?我跟你“噶东”(打赌)!

  我了解他的心思,整天不写作业,动不动还逃学,当然根本不想考大学。但是我不能揭短。我说,你快拉倒吧!“噶东”我也不信!

  他反问我,你长大想干啥?

  我可从来没考虑过长大工作的事儿,就知道上完小学上中学、再上大学。大学之后呢,还没有功夫去想呢!我父母都是矿务局行政干部,也许长大后和他们一样呗。

  那年的寒假,我和小柱子想当然的更新了新玩法——自己演皮影戏!

  当然,我们一无所有。可是我们“有想法”就足够了!尤其是小柱子,比我瘾还大——“长大演皮影戏”真成为他的一个梦想啦!少年时代没有不敢想的事儿。当时,凡是玩儿的事儿我们也没有不敢干的!

  画小人儿是我的专长。当然不可能淘弄到驴皮儿,但我有土办法!找来较硬的薄纸片。在上面画上孙悟空、猪八戒、唐僧、沙和尚及大小妖精的头像。然后,按照影人儿的剪纸式的镂空法用家长的修脚刀去刻。只要头像刻好了,身子和四肢就不成问题。

  这只是半成品。为了纸人儿像驴皮影人儿一样挺拔,我想出了一高招:把它贴在家家冬天都必备的铁皮烟囱上,利用余热,拿蜡头均匀的涂抹一遍。纸片子不仅挺拔了而且成了半透明的,几乎和驴皮一样一样的!这是我的一大发明呢!

  我们在“驴皮影人儿”的四肢关节处用缝衣线穿过再两头打上结,就成了活的。用捡来的“冰果筷子”当操纵杆,就可以演皮影啦!哈哈!当然,这招儿是在皮影社偷窥借鉴过来的,不是我的首创。

  就差舞台了。当然,也是不等不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因陋就简、土法上马是我党我军全国人民的优良传统”嘛!

  小柱子的家是一间半的平房,大屋里有一高桌,那高桌上面的梳妆台什么的跟我们没关系。而下面正好能钻进两个人儿,尤其是那幅白布桌帘儿,就是给我们准备好的“银幕”!

  拿他家苫被垛的破线毯把整个窗户一蒙,屋里立马变成了“皮影社”。没有荧光灯?好办!小柱子把他家的豆油倒一点儿在旧蜡台上,然后再从旧棉袄套子里抽出一小撮棉絮当油捻搭在油盘上,油捻露出一小头儿,用洋火一点,土油灯就亮了!

  演皮影当然由我俩合作。我双手负责操纵影人子,双耳聆听小柱子的即兴唱词配合相应的动作,有点像“双簧”。好在我俩都具备“皮影社”里“培训”的“学历”,演起来游刃有余。

  还好在不用唱本(我俩脑海里对《西游记》小人书的印象极深),小柱子充分发挥出“口技”的天赋,“唱念做打”并兼伴奏,一人多角随口即兴编词儿,把满屋的小朋友们逗得笑声不断!

  哦,我们的第一场皮影戏是邀请院内外寒假里闲得难受的的小子、丫头们免费观看!演的是《西游记》片段。虽然连脚本都没有,正好,记不准的地方就即兴发挥,反而有了创造性的演绎,每演一场唱词都不一样,有点像“二人转”的表演方式。

  临散场的时候,小柱子按我俩事先商量好了的方案,宣布:下次演出要收“票”!“票”不是别的,而是一张薄硬纸片。而且要小朋友们自带小板凳。那年头“投机倒把”是阶级斗争重点打击对象,我俩始终不敢有卖票收钱的念头。这点觉悟还是有的!

  果然,第二场演出时,门口的小朋友们一手掐纸片一手拎板凳排了一长溜!于是,我们的生产原料就不成问题了。我又刻出了三国演义、水浒以及其它胡编乱造的一些纸影人儿。

  演了几场后,发现了不足之处,我的影人儿是黑白片儿——尽管我描上了水彩色儿!

  小柱子我俩于是到处打听怎么才能使影人儿像正规皮影社里的一样五彩斑斓!

  后来,有明白人告之,真正的影人儿涂上的是透明颜料,市面上没有卖的。又有人告之,电影院有时放映“幻灯片”,画幻灯片就是用的透明颜料。

  对于两个十二三岁的小学生来说,淘弄那种颜料可不容易!一是我们不可能去买。连看电影的几毛钱都送给皮影社了,谁的家长也不可能支持我们“义演”驴皮影儿;二是我们不知道去找谁!

  县人委倒是有一台小电影放映机。县人委礼堂放映内部电影时我俩曾经钻进去看过,而且还看过幻灯片呐!不过,那把门儿的贼凶,有一回我俩被抓住,在办公室旮旯里受“教育”一小时!还差点把老师叫来。

  没有办法!就这样,我们的黑白片皮影戏寒假里隔三差五地义演给家属院内外的小朋友们。小柱子我们俩由于收获着快乐所以乐此不疲。

  后来上六年级了,我和小柱子的皮影戏就基本上不演了。

  不是因为毕业班学习紧张,而是因为小柱子他妈发现家里的豆油下去得忒快。据小朋友反映:八成是演皮影戏点灯熬油的关系!

  在我的帮助下,小柱子终于没能考上初中。他去了一所技校。我顺利地进入了重点初中。

  ……

  上了初中之后,我的学习成绩每况愈下。1966年的秋天,我正发愁怎么过期末考试关呢,突然间——暴风骤雨般的、轰轰烈烈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我想,小柱子一定跟我一样乐呵,因为——可下子不用写作业也不怕考试啦,哈哈!全国都停课闹革命了嘛!

  忽然之间,“战斗队”、“造反团”雨后春笋般的冒得遍地都是!三个人就可以成立“造反团”,于是,小柱子与我跨校组建了一个“全无敌造反团”,他是“团长”、我是“政委”。原先手掐硬纸片来看皮影戏的小家伙们都被我俩招兵买马啦!哈哈!

  其实,我们的造反团也没机会干什么坏事,因为太小。造反团的全体官兵最大的才15岁,最小的8岁。我们造反的第一战役是到某机关“拿”走了一套油印机设备等战利品。那个机关的领导站在门口毕恭毕敬地高呼:坚决支持革命小将的革命行动!

  第二战役是自己个印“红卫兵”袖标。我“刻影人子”的功底可下子用到革命事业上了!还是在打好蜡的纸板上用修脚刀镂刻。然后用油辊蘸上黄铅油在红袖标上面一滚就成了!当然,红袖标上面必须要垫一层纱网才行哦!我们是经多次夜以继日的实验才搞成功的。从此,印红袖标、印战旗等等装备不仅自给有余,还可以支援视为“友军”的战斗队、造反团。

  我俩的第三战役是到电影院的楼上撒传单!

  传单内容都是照大街上捡来的传单抄的。当然划钢板、画报花、制报头的技术活理所当然是我的了!头天晚上我们把油印的传单统统叠成纸飞机,第二天命令全体官兵去房顶、去市场撒出去。最好玩儿的就是在电影院二楼往楼下观众中扔纸飞机,那传单向雪片一样盘旋而下,壮观极了!过瘾极了!小柱子高兴地说,革命真好!造反真好!要不,谁敢这么玩儿呀!

  还有一个秘密,我俩干的一个大活是到县人委仓库里“抢”来一套幻灯机及其十分宝贵的“透明颜料”。不过,“打、砸、抢”是别人干的,等我俩赶到时什么值钱的玩意儿都没有啦!

  恰好,别人不希得要的“透明颜料”却曾经是我俩梦寐以求的宝贝!我俩把战利品藏在了一个十分秘密的地方。

  (作者按:人生有很多无奈:梦寐以求的东西兴许一辈子也得不到;而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儿却可能轻而易举就实现了!)

  我们得到了透明颜料,可我们的土“驴皮影”后来始终没机会涂上五彩斑斓的彩色儿。

  文革之初,我的画画儿技术有了用武之地,而小柱子有一点儿失落感,他抢着闹着与我争“划钢板”印传单的权力。

  不久,“样板戏”风行于世。小柱子的特长终于得到发挥。他从戏匣子里听两遍就会唱。不过,我听他唱的京剧歌多少带点皮影戏调儿门。

  随着革命形势的深入发展,我的家长由革命干部变成了“走资派”戴高帽子游街,后来进了“学习班”不让回家。我的身份便由“革命小将”变成了“革命对象”;身价也由红卫兵摇身一变成了狗崽子。呵呵,我的“造反”最终造到了自己个头上!

  小柱子“演皮影戏”的梦想也破灭了。当初“破旧立新”之际,一些戏装、驴皮影人子之类的东西统统被无产阶级专政的烈火给烧光了!街里的皮影社也被砸的稀巴烂!望着那一车车的“封资修”的宝贝儿被我们造反派毁掉,小柱子我俩心里暗暗叫苦!

  现在真后悔当初没偷偷的藏起来几个!

  后来,小柱子实现了他的另一个梦想——当兵入伍!临行的那天,我怀着无比复杂的心情默默无语地到煤城火车站为他送行。曾经的高举造反战旗的“战友”如今似乎要成为两个阵营的人员,不知将来的局势如何发展下去?难道……

  小柱子安慰我说,到部队就给你来信。等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咱们再一起玩儿!

  ……(此处省略一千多字)

  后来,我考上了艺术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在市京剧团做舞台美术工作。

  小柱子终于离他的“长大决心演皮影戏”的梦想越来越远。他在部队上了军校,后来正品的梁国柱“团长”转业到地方,一直从政。退休之前是某区委主管政法的副书记。

  我从文化馆馆长位置退休后,除了继续搞美术创作外,还办了美术班。

  当我站在台上给小朋友们比划画画儿的时候,有时眼前突然浮现出当初小柱子我俩演皮影戏时的情景!

  每想到此情此景,我就差点笑出了声来!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