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蜜蜂赞歌

我们全家都爱吃蜂蜜,每年,都要从我自己的老家和妻子的老家拿来大瓶小瓶的蜂蜜。因此,我常常很感恩卑微渺小的蜜蜂。卑微渺小,一生都隐居在乡野山间的蜜蜂,为我们创造了多么香甜的生活啊!我们全家都是爱山花蜜蜂的人。

  前几天,我又用摩托车从老家沙溪村带回来一大桶蜂蜜,有三十公斤,是当天早上养蜂的金大伯现摇出来的蜜,还是温热的,琥珀一样莹白透亮,也简直像会流淌的、活性的软玉,还像是在花苞花蕊里一样莹白鲜活,像透明的糖胶那样粘稠柔软,像溪水泉流花露那样清澈温润灵动鲜活,像乡间人家刚刚焐酿出来的浓稠糯米黄酒那样诱人醉人,像用沸水搅拌出来的姚安荷城藕粉。

  轻轻地慢慢地吮尝一口,慢慢地咽下去,像是有女子仙子天使的一条柔软香甜舌头,慢慢伸进了我的喉咙和心里,伸进了我的五腑六臟深处。

  我还怀疑,这一大桶的蜂蜜,不是花蜜蜂蜜,而是乡间山野里的一位神秘美女的香唾、津液、乳汁或者体香。要说是乳汁吧,乳汁又没有这样晶莹透亮。要说是津液吧,哪一位女子的津液会如此香甜?要说是香唾吧,要多少位女子的香唾才会这么多?要说是少女的体香吧,少女的体香是有这么可爱的颜色和质地的么?轻轻舀一勺这样鲜活的蜂蜜,看着就让人爱不释手,也有点舍不得吃下。我好像看见了漫山遍野粉白粉红的花朵,比如山坡上村寨边的梨花、杏花、梅花、樱桃花、核桃花、羊尾巴花、黑刺莓花、黄刺玫花、野蔷薇花,比如山地里的苜蓿花、蚕豆花、油菜花、小麦花。我好像看见了溢满香甜花蜜的无数美丽花朵,在春风里灿烂摇曳。我好像看见了无数蜜蜂们飞舞忙碌在乡间山野和田坝庄稼地里。像是少女的肌肤,更像是少女的乳房,叫人立刻产生想拥握的激情和冲动。

  我的小孩舀了这样一勺蜂蜜,让它轻轻流泻进一个瓷碗里,香甜立刻如飞瀑,扑鼻而来,小孩也被如此鲜活悦目香甜的蜂蜜所陶醉了。蜂蜜还带着花的体温、体香、歌声和一丝丝灵魂,还带着蜜蜂的体温、体香、味道和灵性,无论从散发出的气味,轻轻吮咂一小口的味道,还是从看一眼的美感享受来说,都是世间最美好的一种天物。这样香甜鲜活的蜂蜜,怎么看,怎么闻,怎么品味,都像来自乡间山野的一朵朵卑微、默默无闻的小小山花庄稼花的灵魂,都像是来自乡间山野的一只只小小的卑微的蜜蜂的芳香唾液和灵魂,都像是来自乡野的一朵小女子的肌肤、乳房和乳汁。

  金大伯养了三四十年蜜蜂了,已经是境界极高的养蜂人,他养蜂,已经不是为了讨生活,而是把养蜂当做一种人生享受。让蜜蜂帮自己把世间万千种山花野花庄稼花的精华灵气都采撷回来,把山野里山花上像小女子的体香一样的温柔美丽都采撷回来,聚天地精华于一院落小小的简朴农家,怡然自得、陶醉香甜了自家的小院自己的人生,也香甜陶醉了别人的生活,那是多大的享受、多大的陶醉啊!

  金大伯一般不摇蜜卖,他留着给蜜蜂吃,每年只摇一两次蜜,分送给亲朋乡亲,我这次开口要那么多,他也再三拒绝我付的钱,说乡里乡亲的,又是我父亲几十年的老友,怎么好收钱呢,最后抹不开情面,只好象征性收取了我一点钱。我知道,老人晓得我久居城市深处,渐渐疏于回归乡间,就想把一份丰盛的春天、一桶鲜活的山花野花的唇香香唾体香送给我,好叫我不要忘记老家山野和乡间。

  金大伯摇给我的蜜,是原汁原味,没有经过任何提纯、深加工程序的,蜂蜜里还浮着一粒粒细细小小的黑黑的东西,我的小孩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犹犹豫豫,低头琢磨,不敢直接吃,也不敢泡水吃。

  我告诉他,那些是蜜蜂从山野那些野花庄稼花的花柄上采蜜的时候不小心采回来的花木微粒,也属于花木草本精华、山野精华、天地精华,对身体有补益,叫他不要怕,不要在意,尽管吃喝下去。

  其实,我观察后猜测,这些细小的黑点、微粒,大多数确实是摇蜜的时候从蜂巢蜂房上摇落下来的蜂巢微粒,有一些确实是蜜蜂采蜜时候无意中从花朵上带回来的花木草本碎屑,但是有些也可能是折断的蜜蜂的腿,或者蜜蜂们翅膀上伤落下来的微粒。采撷汇聚起来这一桶花蜜,要费多少蜜蜂的体力精力甚至生命啊!

  我们舀出的任何一小勺蜂蜜,我们吃下的任何一小口蜂蜜,都是无数花朵的津液香唾。我们品尝到闻到的每一丝花蜜香,都是无数花朵汇聚起来的唇香体香,都是千百只蜜蜂一趟趟辛苦奔忙于山间无数花丛中采撷回来的收获。当它们疲惫地带着两腿的花粉、满腔的香甜飞回来的时候,几乎要飞不动、坠落下来了,又要挤进拥挤的蜂巢蜂房,难免磕磕碰碰,伤着了腿脚翅膀的事情,也在所难免。另外金大伯摇蜜,也可能会伤着一部分蜜蜂。

  我父亲也养过二十多年蜜蜂,最多的时候发展到了四十几窝或者说四十几箱,所以我熟悉蜜蜂,中蜂意蜂,我都很熟悉,也都很喜欢。

  蜜蜂要求于人的确实很少,而给予人的确实很多。它们吃的花蜜,都是它们自己去采撷,只是在寒冷的冬天,草木枯萎,蜜源枯竭,工蜂也就是俗称的“小蜂”大量死亡,蜂王产子又不多,幼蜂也不多,蜂群新陈代谢不济的时候,养蜂人才给一窝窝蜜蜂喂食一些白糖水。

  蜜蜂们对住房的要求也很低很简单,不要求住豪宅别墅,一个五六十公分长、四五十公分宽、三四十公分高的素面白皮木板箱,就是蜜蜂们快乐的住宅快乐的家。小小的蜂房蜂窝里,成千上万只蜜蜂挨挨挤挤在一起生活,老老少少,蜂王、雄蜂、工蜂、成年蜂、幼蜂,平等住在一起,和谐相处,其乐融融,从来不见它们窝里斗、尔虞我诈,蜂王并没有要求住豪宅别墅深宫大院,也不要求与“下等人”工蜂划开鸿沟。冬天满地白霜的时候,只需在蜂箱的一端塞上几小把稻谷草,或者在蜂箱蜂窝上面铺上一层稻谷草,或者盖上一块黑黑的油毛毡等等保暖材料,即可给它们保暖。

  蜜蜂的生命是极其短暂的,一窝蜂里最众多的工蜂,其寿命只有几个星期,蜂王寿命最长,也只能活二至四年。而工蜂们采撷回来的蜂蜜营养价值极高,常吃蜂蜜,可以宁心安神,改善消化和睡眠,止咳润肺,对预防气管炎肺气肿等等极有好处,对预防心脑血管疾病也很有好处,还能美容养颜,延年益寿。花粉和蜂王浆的营养价值更是极高。我熟悉的很多常吃蜂蜜的人,活到了八十多岁,不咳嗽气喘,也没有其他大毛病。常吃金大伯摇出来给我的这种带着花粉的原汁原味的蜂蜜,应该可以活到八九十岁甚至百岁。想想采撷这些花蜜的蜜蜂们,为人幸苦为人忙,为人们提供美食,让人们延年益寿,而它们自己却只能活短短的几个星期,我真的为此感动,感恩这些世间最卑微而又很了不起的小小生命。

  我感恩蜜蜂,每次见到地上有飞不动的蜜蜂,我总是要轻轻地、小心地把它们弄起来,放到院里的一树花上或者路边的花木上,每次看见屋里有找不到出口、急得乱扑、累得就快要筋疲力尽的蜜蜂,我总是要赶快帮它们打开门窗,或者直接帮它们到达窗口,让它们飞出去。

  卑微渺小却也伟大的小蜜蜂们,感谢你们为人辛苦为人忙,你们生命虽然极其短暂,但是我还是要祝福你们能够健康,能够多存活一天两天,能够更长寿一点、更快乐一点!

  (余继聪,云南楚雄人,1971年6月生,1994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本科中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楚雄州文联《金沙江文艺》杂志社编辑,文章多次入选《青年文摘》《读者》《中华散文》《青年文学》《北京文学》《散文选刊》《民族文学》《四川文学》《山东文学》《草原》《鸭绿江》《青海湖》《雨花》《边疆文学》等等刊物,出版有散文集《炊烟的味道》《收藏阳光》,曾经获得第六届云南省文艺奖励基金奖二等奖、云南日报文学奖、云南省文联“边疆文学奖”、楚雄州委州政府第二届第三届“马樱花文艺创作奖”一等奖)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