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爱情如沙雕

爱情如一堆沙子,没有了流动的空间就会板结、僵硬,甚至死亡。

  
  1
  
  我牵着我的影子来到海滩。这是2001年的秋天,风很大。我的风衣在寒意渐浓的风中飘曳,飒然作响,而我的影子随时都会离我而去,远走高飞。习惯了,一个人在孤独的周末到海滩走走,呼吸自由的空气,看自己身后逶迤而去的一串脚印,有些怀旧的意味,感慨而不伤感,回忆而不缱绻。这样蛮好,我觉得。
  
  浪子很大,一波一波冲上海滩,这是大海的激动,只缘有风。整个大海像是一锅沸腾的水,而天空平静得近乎麻木。大海动摇不了秋天,如同某种恒定的东西,不会为外力所动。秋天真是一个好季节,尤其有风。
  
  看不到春夏时节来这儿堆沙雕的孩子,当然也听不到了那些澄明顽皮的笑声。
  
  这挺合我的心境。我站在逶迤的海岸线上,望风起浪涌,而闭上眼,心灵中却静如止水。
  
  孤独真好。
  
  放逐自己真好。
  
  海浪的下面,该是从前的那些沙雕。那些沙雕千奇百怪,有的很粗糙,有的却很精致。这是最简单而又最具诗意的工艺品,朴素的劳作折射出人的想象力,有着强烈的理想化色彩。有一些风平浪静阳光流丽的日子,它们成了城市边缘的一道景观。但现在,我知道,它们是一堆废墟,海浪的手指轻轻一捻,它们就土崩瓦解。
  
  它们的消失像它们的存在一样富有戏剧性,诞生和死亡只有咫尺之遥。
  
  在这个新世纪多风的秋天,或许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一个女人,穿红色风衣,伫立在大海边,目光穿过海浪,像一尾鱼搁浅在沙雕的陈迹里。
  
  然而也未必,没准还会有一个男人,耿耿于怀的样子,间或会向这里投来忧怨的一瞥呢。
  
  那个男人是艾亮。
  
  我苍白地笑笑。我这么一笑,想必你已心领神会,在这个故事里,艾亮是个顶重要的人物,而且是与我这个女人密切相关的人物。男人和女人的故事总也画不上句号,即便是在这个秋寒透胸的日子。没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