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夜风乍起

1

  
  舞厅里灯光迷离。胡马的目光就像断线的风筝,飘来飘去毫无目的。台上的歌手扭着性感的大屁股,摇得胸前一片波浪翻滚。歌声在她的嗓子眼里吞吞吐吐,然后缓缓滑出来,让人恍惚觉得正被一只滋润的小舌头舔着耳朵根。真他娘的会卖弄风骚。胡马听人说过,这小妞是歌舞团的演员。单位不景气,她就包了一辆的士,每天夜里四处赶场子。据说她还得过全国的什么杯三等奖,胡马想,她的歌声除了骚气逼人以外,实在没什么特点,但她圆滚滚的屁股评个美臀一等奖之类的倒当之无愧。
  
  音乐突然换成了迪士高,舞厅顿时如开锅一般沸腾在一片金属撞击声中。胡马挤到舞池里,随着音乐扭动起来。他感觉身边每个人都像触电或者耍猴一样抖动着,灯光扫来扫去,似彩色瀑布打在一张张脸上,全是醉生梦死的陶醉表情。一个黑衣女人突然出现,围着胡马的身边撞来撞去。胡马感到自己的身体被那饱满的肉体擦得火光闪闪。
  
  就在半个小时以前,胡马捧着许冰茹的脸,昏天暗地吻出了一片娇莺乱啼。当他渐渐感到那身体像口香糖一般软了,那脸也若炭火一般燃烧时,便乘机对着那闪闪的双眸轻声说,鱼儿,晚上就在这里不要走了。没料到许冰茹听了他的话,身体突然像弓一样绷起来,果断地推开了他的手。她说:坏了,我忘了明天要考试。我得走了,回去复习功课。说罢,她整了整衣服,准备出门。胡马听着自己身上的热血像只饥饿的野兽汩汩地响着,却无计可施。许冰茹出门后又折了回来,朝他眼睛上啄了一口,说,马儿,原谅我不是现代派女孩。这已经是胡马第三次挽留许冰茹在他的住处过夜了,结果和以前一样,遭到了拒绝。
  
  那个黑衣女人随着音乐的波浪恣意颠簸。她的身体丰满而苗条,一下子缠住了胡马的目光。胡马想象着自己的身体正化作一匹布,被狂乱的音乐抖来抖去。皮肤上的那些火苗像灰尘一样,被抖作鸟兽散了。浸淫在狂烈的金属撞击声中,他的心底渐渐涌出了排泄似的快感。
  
  刚才在寝室里,许冰茹走后,胡马拿起桌上的大茶缸猛灌了一气凉水,然后骂了声,我操!放下茶缸,他发觉那凉水不是水,而是油,浇得他心中的火焰更旺了。
  
  为了呼吸一点泻火的空气,他出了校门,走进了这家“愉情”歌舞厅。这是个地下舞厅,坐落在一个偏僻而幽深的小巷里。外面看去很普通,里面的档次却不低。除了跳舞的大厅,还有许多类似包房的卡拉OK间,里面摆着宽大的沙发,这是专为那些被情话绵绵累得慌的人们准备的。这里平常的票价比较高,但是到了周末就以三折来招揽学生,是小情人老情人们约会的好去处。以前,胡马第一次来时,一走眼看到招牌上写的是“偷情”歌舞厅。后来琢磨了半天,不由对老板深表佩服,那字写到亦偷亦愉的份上,真是用心良苦。
  
  胡马突然发觉音乐变了,换成了慢四的曲子。舞池里的人们已经捉对儿摇摆了起来。他依然伸手扭胯,待到猛一刹车,顿时柱子一般僵在了那里。他正发着愣,却见刚才那位黑衣女士款款朝他走了过来。
  
  她微微欠了欠身子,优雅地伸出手邀请他共舞。胡马下意识地张开双臂,搂住她跳了起来。灯光像萤火虫飞来飞去,胡马努力半天,还是没看清那张明明灭灭的脸。但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奇异的香水味。是夏奈尔?不像。虽然说不上名字,但凭经验判断,胡马觉得这绝不是一般的廉价香水。胡马在接触她最初的那一瞬间曾想过,这多半是个坐台的小姐。大概今晚生意不好,寂寞得发慌,所以来找他寻开心。这里的许多小姐一在没有生意的时候,常常喜欢和半大不大的学生跳舞唱歌,打情骂俏疯疯闹闹聊慰生活。但现在胡马却想,能够用上这种香水的女人,应该不是一般女人。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