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我寻找到了忧伤

忧伤是一种感觉,当你要寻找的时候,却又隔着一层情感的距离。

  
  傍晚的时候,天边是红色的,我提着简易的旅行包在樱桃镇下车。当我的脚落在地上时,我发现了路旁有一个脱了皮的深绿色邮筒,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对这个小镇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其实我的老家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我大学毕业后赖在了省城,装模作样地成了一个都市人。也许,这种对樱桃镇的亲切感可能就来自一种根的本能,我不禁为我六年的飘浮感到脸红。
  
  我是个自由撰稿人,在网上遭遇了一个红颜知己。她的代号是春秋,我的代号是季风,春秋和季风在网上约会已有三年的历史,梦幻的激情持续不断。而我现实中的女朋友岚晶却说我这种激情是狂想,不定哪天要发疯的。她还说,那个春秋说不定是个八十岁的老太太,你当她是红颜知己,是不是有点恶心?她说这话时那好看的嘴角微微向上耸动,我看不出她是嘲笑我还是醋意大发。她是市里一家晚报的记者,她换了多少男友我也说不清,她看上我的时候我就说我在网上有了知己她说网上那东西靠不住,你们很快就会互相失望的。我觉得她摩拳擦掌的样子有点虚,她以为她是先知,她能预言我和春秋的未来。我怎么都觉得她有点可笑,她以为她看穿了我,她怎么能看穿我?春秋前些天在网上跟我聊完天后竟然向我告别,她说她要随她母亲到一个叫樱桃镇的地方去,以后我在网上就见不到她了。我有点不适应,还有点急赤白脸,但我控制着没有在网上穷追猛打,我还是保留了一丝网德。
  
  那几天,我魂不守舍飘飘悠悠,报刊专栏的稿子也没法写下去,引来责编一串串质问的电话。岚晶听到这个消息时很得意,她把我批得体无完肤后就和我商量结婚的事,她这样急于想嫁给我,弄得我有点怕,似乎这桩婚姻里暗含了什么阴谋。我从网上查到樱桃镇地处省城几千里之外,比我的老家近多了,而我大学的一位叫欧阳的同学就是那地区的。我告诉岚晶,我要去樱桃镇找春秋。岚晶变了脸,她说,你疯了,你疯了你还不知道,我看我要给你找心理医生了。她流着泪望了我很久,我不望她。岚晶说,你是梦不破碎心不死。她送我上火车时,一再叮嘱我不要钻牛角尖,春秋不一定在樱桃镇,她让我散散心还是早点回来。
  
  春秋为什么不在樱桃镇呢?她明明说是要跟着她母亲到樱桃镇的,我相信网上的话不相信岚晶的话,这也是我一贯的作风。很长时间来,我把上网的生活当成了现实,而把现实中的生活当成了虚幻。此时,我站在樱桃镇的车站,那辆载我来的汽车绝尘而去,把我遗弃在了一片建筑物的阴影中,我觉得自己是个零,孤孤的。
  
  我在路上就想好了,我先到樱桃镇中学找欧阳,看能不能在这里谋个差事,我知道找春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找到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在逃避现实,也许我是用找春秋这样一个借口逃避着人性中的软弱。可是我不承认,我觉得我已经把春秋当成了我爱人,我没有理由不来找她,不找她我就什么事也做不成。
  
  这时,有一个穿黑风衣的少女从我身边走过,她是从那片阴影外的亮光中走进我的视线的,我说不出对她的感觉,我只能说她有点朦胧,有点神秘,她的头发是黑色的真丝,她的肤色也有点黑,也许是架一副特大号墨镜的缘故。她的身材很高,她走路的姿势很闲散,却显得优雅。这是一个黑色的少女,仿佛一道移动的风景眼看就要从我的身边飘过。不知为什么,我那死气沉沉的内心却忽然升起了一道黑色的激情。我想抓住这个就要飘走的黑色影子,我觉得抓住了这个神秘的影子就像内心有了某种依托似的。我叫了一声,那少女停住了脚步,她望着我脸上困惑的表情,显然是在确定我是否叫她,我忙走到她的面前,她竟然跟我一般高,我还没有见过这么高的女子,岚晶才到我的肩膀处,在男人里像我这么高的都少见。我向她打听樱桃中学在哪个方位,她问我从哪里来,我说我从市里来。她说她带我去,我就跟着她走。她依然走得很闲散,也没有跟我交谈的意思,我就傻子似的跟在她的身旁,我几次想张口问她点什么,却又怕她烦我。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