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逸格心斋——刘金凯书法浅议

逸格心斋——刘金凯书法浅议

谈歌/文

    我与金凯先生交往有年,渐觉渐悟,总结出他的书法或有三远。

    金凯弥之远,谓之高远。清明之色,墨迹高远之势突兀,豪飞墨喷,字格考古功深,袭取蹈基。骨脉凝神,妍皮罔臻。达以天机,法忘乎法,甚于辄然忘字有四肢形体。看之意兴无穷,疏离野宕。不期然而然,此乃书家之极真。

    金凯率之远,谓之深远。深渊之色重晦。孤姿绝状,触毫而出。气交冲漠,紧劲联绵,循环超忽,调格逸易,风趋电疾,意存笔先,心手双畅,字尽意在,与神为徒,华轩沉沉。丹青之下,抱不世绝俦之聪。此为书家之极奇。

    金凯倘之远,谓之金凯清远。清远之色冲融,不囿于世俗之凡近,由心于虚,旷放达之场,谓之玄远,远即为玄。法悟归法悟。士大夫追求生活意境,庄子魏晋玄学冲澹,居乌有之乡,广漠之野,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书法者皆要居妙,此是书家之极妙。

    金凯如此三“远”,说来简洁,却是不易之工。究其本质,书法起步必须严格临摹继承。一位书家须在封闭形式的系统中运作,除前辈之碑帖,再无其它可比较。写,讲究“离”、“脱”,能否脱得干净?或人力,或天为。金凯少年时即临习碑文书帖。取法二王,研习明清诸家,兼取北碑特点。且扯得再远一些,明之前,书界可谓帖学一统天下,圆转、流丽、娴雅、柔媚一直是评判书法的标准,“二王”即为学书者心中之神圣。清初,大兴访碑吊古活动。爬山涉水、不遗余力。甚至有为访碑送命之士。顾炎武就曾“登危峰,探窈壑,扪落石,履荒榛,伐颓垣”。如此辛苦,绝无旅游观光成分,只为了临摹一块新碑。而当时临碑兴盛的缘由,就是朝代的覆亡,君子文人凭吊废墟、造访古迹、抚读残碑,枣梨精神,乐此不疲,本质都为心灵依归,书风极其纯正。“知我嗜琳琅,穷搜到遥裔”。如今国人玩古之闲雅心境犹不复见。润格随行就市,收藏只为升值。累牍难竟,急功近利,恨不得一夜间化古人为今用。乱钻门路,哗众取宠,穷其力为一“展”,毕其功为一“润”,这些作品大可归为杂俎甚至糟粕。金凯曾说,当代书家最常见的毛病两个:一是泛滥,二是硬伤过多。可谓一语中的。

    金凯之字、之人,儃儃然不屈,受揖不立,实为他的虚静之心。多年前第一次看他的书法,即感到神籁自韵,神流气鬯,果然新奇,记得当时曾感慨,只有君子才能忘乎锁格,磊落挥毫,抖落大气韵!那韵味一似饮冰心岫。金凯的行草。特别是偶有所感,行笔切急之时,奋袂如风,须臾而成。那顿笔龙駑水汹,势欲飞动,作输泻跳蹙之势。他写的松动自如,没有通常欧体楷书那种矜持。在结体上,颇有疏朗之致,行笔有风生水起之动感。不少书法家在临摹时会颤动运笔,刻意求以残破斑驳金石之气。而刘金凯带入的却是帖气碑风,他的行草讲究心契而不是妄言。适情自娱,墨迹风干后还泛着些许窈秀,真是用尽心机。

    三篇作品,精神饱满,气势磅礴。下笔或疾或徐,似信马由缰。运笔细而不腻,若草里惊蛇。收笔毫厘不爽。如云间电发,笔画带有弧度,字距疏朗,疏宕不拘一格,也如金刚嗔目,力士挥拳,君子藏器。中段多细瘦,奇崛遒媚之中,参以圆润华滋。结体宽绰,却又外露筋骨。墨迹秃鹰,陡峭奇观。还要提一句,通篇笔画,“捺”很抢眼,微微处上扬,似怀中利器,藏有章草笔意。人言不择笔而书,信也。通观全篇章法,字里行间,宽窄疏密,天马行之天,神龙游之海。还见过他几篇参展作品(此处不再一一列图),都是别开生面。他可以写得摇摇欲坠而不狂乱,汪洋恣肆却若闲庭信步。在波磔中延伸出其个性,图穷匕见,终究抖落出金凯强大的美学气场。由此出发,浅说金凯。

    一说:变。草书之始,本隶所为。众所周知,楷书对法度要求过严,不容易写得戏剧性。“楷法标致,摆列而已”,若楷书不知篆、隶之变,任写到妙境,终是俗格。看金凯之字,更思其笔法若风声过耳,不可思议之来处去处。真足吁骇,既圜劲淡雅,字率扁而弗椭。姑按此说,金凯的行草讲敧侧、求精妙、图变化。楷书也从不为枯偏。他既能把握新奇,也能正统居正。讲求以谲仍正,疑倾终夷。握固深祗,驰骤郁纡。从不汜流荡浸,古人说:“其始步趋于赵,而后专务异奇,相竞绚烂。”或是金凯的写照:神流气鬯,其字之玄味,必由天骨,非钻仰之力、澄练之功可强入。挥绎出玄机妙隐,之后百变之身,莫可名状。

    二说:化。言为心声,书为心画,乃儒家传统文艺观。写到化境,乃书法家之极谊。自古以降,文人墨客对化境寻测无端,妙寓茈临。多求出奇制胜,便征引迂远,比况奇巧。文人墨客写异字,可谓习气,令观者谬根眩霓,至莫能句,隐口汗颜罢。巧者雕缀小媚,假合大经。强写文章,增邈气象,不求甚解,自标逸格。亦是旷人通识,亦是懒散人自然出世。说透彻了,都是些小聪明。金凯向来不借斑斓缭乱之助以标格。灵性之人都懂,顷见人是以读书博学自居,毫无敬畏之心。此实不足而华有余。比较之下,刘金凯的作品,之所以是当代中国的少中之少,主要指其对整体化美学风格的回应。称其笔墨化境,则以逸宕为上,以幽澹为工,险峭之甚,骨血峻宕。扎实的肌理消除了暧昧之感,感受不到混沌。他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足以回临池既倒之狂澜。这种心态,自然是满纸锦绣。落实来说,乃是金凯以虚静为根源的“知觉”。书法知觉不同于一般感性,而是根源的知觉。在老子,便谓之“玄览”。刘金凯的书法知觉,能洞察其内部,通向自然之心,无限美的观照。精神四达并流,无所不及,致虚极、守静笃、乃化境。

    三说:今。金凯的书法具有强大的美学力量,作品多是充满了戏剧性和惊愕感。金凯书法美学有着与康德、柯亨派克以共感之唯美特性。从西方美学的维度来讲,金凯的字更能得到承认。金凯是发自虚静之心,一超直入,恐怕更能得共感之真,保持共感的纯粹性。见过他的一些狂放的行草,其字如饥鹰渴骥、掣电奔雷之势。握固深柢,宁极划劙。迅发机赴,绝无闪揄。可谓是乱怫勾连,制胜戹欹。这,正是西方美学意义上的精髓。虚静中的知觉活动是感性的,同时也超感性。现象学上讲,书法是“前景层”和“后景层”的两个紧密关联者的成层构造。前景层为感性形态,后景层乃知觉内容。书法究竟是形象还是抽象,在文艺理论中尚未界定,但在西方美学中被归为“知觉”,书法是种道破天机的“观看之道”,是特殊的宇宙观,它独与天地精神往来,上与造物者同游。这是学识至高至远之境界。羽翼即丰,祥游四海。学识不强者,大概只能邯郸学步了。

    四说:古。晚明书法有很强的娱乐成分,这和当年的士卒之心过于强烈有关。与时下大众书家玩世不恭是两码事。这个问题能够招致两个结果:一,书法家更加拘泥经典。书家如海,大多力有不逮。已无汉隶书的整饬严峻。二,书家更加“恃才傲物”,张口润格,多多益善。派头很亮。却无深度。敬畏之心渐渐褪色,玩世不恭之风沸反盈天。成何体统?!书家的学识增长是毕生不缀的大事,书法最终是文人为博自己心灵一净。如今却腐化得墨汁一般颜色。人心不古,已成世风。可叹!而金凯却仍是古风依旧,行文处事,全是中国文人传统气象。曾叼陪金凯参加过几次笔会,但见他拈笔在手,风雷在胸,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垂龙抱珠。成之命笔,气象万千。友人私下感喟:在书画界泡沫滔天的时代,金凯挺然而出,于学无所不能,出入老庄而杂以禅释,颜真卿的感召力也昭然纸上,这种人品的纯正精良,当今可谓少之又少。可谓当今大家风范。                 

    五说:气。从中国思想文化的角度解释。中国书法艺术也渐成为一种时尚。儒道佛与中国书法者捆绑销售,蔚然已成大观。其结论不外乎温柔敦厚为儒,虚静为道,狂妄为禅,恢弘为佛,这似乎成了一种套路。尚未了解便高谈阔论,并将其形诸文字,就颇成问题。诸如一些书家笔走龙蛇,谈及创作思想,却多是捉襟见肘。一些书家作品虽被商家奉为圭臬,但缺少风骨。根源或是在此。谈歌曾与某些书家扯淡,他们对庄子的“心斋”“坐忘”“字豁”“气韵”及“骨法”多有误解以至误读,附会之余多是望文生义。当代书家的学识问题之重,重在营养心气,心斋入了,骨法才宕。金凯的作品对书界的附庸风雅颇具讥讽意义。论其精神,金凯与和颜真卿确有几分相像,颜真卿晚年楷书作品更为自在开张。金凯的书卷之气,多也是助长了其创作之时的自由驰骋的想象力。金凯的思想之气,多是丰富了其创作之时的底蕴与旷达。金凯的君子之气,则是笼罩了其创作之时的载道感与普渡感。三气笼罩,金凯的作品即是血脉奔张,气象纷呈。

    六说:势。势是什么,对于书法而言,就是一种法度的存在。在西方美学中,书法即为一种阐释。在现代大多情形下,阐释无异于庸人们拒绝艺术的独立存在。真正的艺术作品能使我们感到紧张不安。通过把握艺术作品,对内容予以阐释,人们就驯服了艺术作品。这个方法源于西方强烈的侵略性和控制欲。阐释使艺术变得顺从。中国书法艺术精神的宗旨是什么?应该是成教化、助人伦、穷神变、测幽微。艺术应是无用之用,究其极致,亦必于有意无意之中汇归于此两大文化目标之上,后始能完成艺术之本性。发于天然,非由述作。韵与远,都是以“命物之意审”为起止,而心斋之心则是中国艺术的精神主题。金凯之势也在于此。篆尚婉而通,隶欲精而密,草贵流而畅,章务检而便。此为正势也。说句泄气话,很多所谓书家,写了一辈子却仍在写字而非书法。打个比方,如果离开字形来理解草书,那么它就是抽象艺术。因此,离开势来谈书法,那只是写字而已。

    七说:通。每个时代的艺术,必须重新启动一个精神性计划,致力于解决人类境遇中棘手的结构性矛盾。美学是永恒的沉默。艺术不是自白,而是苦行实践。许多书家渴求丰富的审美关系。有些改造不好必成流俗。随手举个例子,汉隶古雅雄逸,魏稍变以方整,乏其蕴藉。唐人规模之,而结体运笔失之矜滞。降至宋元,古法益亡。宋元的书家专以侧锋取妍,横折成圆转之势,所以古意渐减,虽与篆隶相近,却尽失古法。横划抵达右角时打住,逆锋向上在高于横划之处反笔向下书写竖划。反而弄巧成拙。如今也是这个道理,书家是肩负责任的,对金凯这类书法艺术大家的存在,谈歌深感慰藉。篆书在清代不如隶书热门,因为不好写(其实哪样好写?),难以捏捉。而金凯的意义正在于此。写小篆融合大篆笔意,写隶书具备篆书挥法,写楷书捺收古体显之古朴,金凯运笔结字上,华贵矜持而抖落出大片潇洒。他把握住隶书玄机——隶书不可思议处在于硬拙而无布置之意。他深知,笔法结字都应暗示其所从来,才有古意。但此种暗示往往不被一般书家所了解。为何?不通也!

    八说:达。金凯是个达人。达人都是思索者。引一段话:“有唐一代,书者尚法,楷书范式基本定型。继宋元明历代的发展承续,优美典雅,整饬洁净的书风,成为通例的审美标准,即使是最为不羁的草书,也需遵循提按转折的法度,种种牵丝映带也必有章可循。而学习书法之不二法门,就是临习二王以降历代书家传世的名帖。最负盛名的,莫过于宋太宗主持编修的《淳化阁帖》。降至清初,官方力倡馆阁体,传统的书体终于走入了一个封闭狭隘的困境。此时‘帖学’才真正成为了思想界的一个问题——被历代奉为圭臬的法帖,是不是学习书法的唯一合法资源?如果说二王及唐往后帖学积弊日深,那么如何才能扭转这种颓靡的书风呢?(大意。没有纪录稿)”这番议论,是前几年金凯先生与我把酒深谈时,他讲过的书法感悟。达之困顿,也是达人之难矣!时以士论,士以艺传,这是老话。可是当代的书界现象却不能尽如人意,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出现了许多书家(市井称之写字儿的)到处走穴、招摇过市、大言不惭的现象,此风越演越烈,于今兴之未艾。可见书坛学风相当虚浮,有些影响的书家也混杂其中,难免其俗。可见当代书家“达”之难矣。套句古话:好施小技,书不及义,难哉矣!行文至此,谈歌有了些莫名的感慨,灵通景气,浩唱举概。高望崎岳,唯意所到。宗师造化,自创景物,皆和奇妙。应缆辔立鞍,辄笔之以自鸣,慎论慎笔。

    大观金凯书法,确是“达”之杰作。字字有血有肉有皮有骨。站在中国观赏者的角度去看,书法便是筋皮骨肉的结合体。笔绝而不断为之筋骨。在西方美学里,笔没有“筋骨”二字,众所周知,个人经验形成的过程,就是一个参照系形成的过程。当代书家作品,多见墨大而质朴者失其真气,墨微而怯弱者败其真形,筋死者无肉,迹者无无筋,苟媚者无骨。没有清逸根底的放逸,终会走上狂怪一路。皆寐也。好比“情至深处”绝不是指“一醉方休”,其意义应是“虽好饮酒,未尝沈酩”。一个艺术家的真正达格,应该是襟抱超然,性情疏野,终归是志气或士气。君子之风,风清匪歇。偃举千重,艺术应讲究体统,讲究“不可暨越”,不越法度。金凯过群之处,即他能忘去名利,化却杂欲,躬耕而食,都是剖白给天下与后世听的。不落畦径,谓之士气,不入时趋,谓之逸格。

    情高格逸,其孰能与于此耶?

 

龙年墨韵——刘金凯书法欣赏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