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在图书馆恋爱才是正经事

两年前的夏天,我差不多花光了我所有的积蓄,移民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在我读书的时候,有首歌叫“California dream”,我到现在还是可以哼出它的旋律。这是我来加州的原因。当然,对像我这样一个从来没有出过国的青年来说,美国的印象都来自我看过的几百部好莱坞电影。

刚到加州的那些日子,要找个像样的工作并不是件容易事。我的英文可以阅读雷蒙德·卡佛和博比·安·梅森,但怎么都不能和房东米莉太太顺畅地聊上一会儿。米莉太太是土生土长的加州人,30岁左右的样子,知道我刚到美国,她与我说话的时候是放慢了语速的。

就这样,我的英文让我不能像个成年人一样和陌生人聊天,更别说和美国姑娘谈恋爱了。你可能会说,不是有华人街吗?干嘛不和她们谈恋爱呢?可是,谁到了一处新地方不是到处打听想吃该地的特色小吃呢?

我找到了一份餐厅端盘子的工作,勉强可以度日。我把周末和晚上的时间都花在了图书馆。我边学英文,边读些文学作品。和所有孤独的人一样,我爱上了文学。我待在图书馆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里的图书馆有个规则:你借阅过的图书越多,你可以借阅的期限会越长。比如开始时你只能借五本书,30天内必须归还。但当你借阅了50本以上后,你就可以同时借六本了,可以在50天内再归还。我喜欢这个规则,当然你的借阅信誉要好,我是说你可不能总是超出归还日期还没有还书。

有一天,我在图书馆美国文学那些书架前徘徊,有个美国姑娘来到我旁边。是个20岁左右的白人,手里捏着一张书单,看看书单又看看书架,似乎这个图书馆里没有她想要的那本书。她小声地抱怨着:Fuck Fuck Fuck(从这里就可以知道她是美国人)。我往另一侧慢慢走去,姑娘朝着我的方向找书过来。我来到前面两排,不一会儿,姑娘又出现在了我的旁边。

我是个敏感又多情的人。多情的人总以为别人也很多情。是的,我觉得这个姑娘对我有意思。你知道,我正26岁,长得也算不错。178cm,130磅,脸型有些像约瑟夫卡·高登。所以,我觉得姑娘对我有意思也是正常的。这时,我见我面前有五六本珍妮弗·伊根的《恶棍来访》。我把其中一本抽出了三分之一,然后走开了。

当然从前我也有过多次自作多情的时候。在国内有姑娘路过我身边打个哈欠,我会以为她是在给我暗示。地铁里有姑娘大声说笑,我会以为她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但这里是在美国,我相信,情况会朝好的方向发展的,不是吗?

十分钟后,我又来到了“恶棍”面前。那本《恶棍来访》还是露出了它三分之一的脸,但在《恶棍来访》的旁边多出了本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我知道陀氏的书并不是属于这个书架的。美国文学在这里,俄国文学可在后面两排。显然,这是刚才那个姑娘放在这里给我看的。

我觉得我从前读《卡拉马佐夫兄弟》的时候,是被卡拉马佐夫兄弟感动了的。姑娘的心也被我感动了?关于这点,我不是百分之百地确定,但可以知道姑娘是想让我去俄国文学那里。我半信半疑地来到俄国文学面前。Oh my god,卡拉马佐夫姑娘真的在那里。我知道,我的California dream来了,我走到姑娘身边笑着说:你要的那本书。今天逃课?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