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不舍的纸心(外一篇)

□张卫华

  山静日长,铺一展素怀,寻一派烟云。这个夏日,重温宣纸,拙笔笨磨,消情遣意,亦是怡乐哉。

  那年冬境,窗外的雪簌簌地落,恩师案上的墨梅扑扑地洇染着开。茶香暖着,刚刚好。师问,想学?狠劲地点头,想学。且去读书吧,书读好了,画的事也就明白了。转身离开时,恩师满含笑意的眼,意味深长地让人不解。书,总是读不好,恩师却不在了,留下了一沓沓宣纸于我,轻似蝉翼,绸白若雪。

  翻检旧物,那沓沓宣纸蒙尘而出,原来它们一直在,隔了时光,静静地,似乎在等。我迟到了,眉蹙间,尘世黄粱,一晃二十多年。恍惚,恩师含笑的眼,少年时蠢蠢的热望,都回来了,湿湿地打翻着什么。轻轻抚摸,物在,人远,一曲微茫,此生沧桑,哪道得天上人间!想起恩师常常教诲的“敬惜字纸”,一种悠远,不舍,岁月绵软的知心幽幽地弥散开来,于是言止,只把虔敬捧在手心。

  是啊,我是爱着这纸心笔墨的,从未远走。

  雪夜闭户夜读书,三更有梦当书枕。亲泽这笔墨纸香,远比那女儿家胭脂粉扣来的熨帖和舒适。一直素颜,见淡妆浓抹亦是觉得好看,却一点不羡不慕,心境在书中的清风流水间,在自然的草木鸟石中,清静无扰,踏实润泽。

  只是,那搦管临墨,于宣纸中游走的梦,一直睡着。月光,花草,清风,雪竹,它们从宣纸上逃离,留得一片空白,似是不小心就会弄皱的灵魂。

  此时,篱角黄昏,如客里相逢,拄杖天涯的,可是彼时的心?

  重新拾起,熨平,把那些逃走,一点一点找回。泼得夜色,漫地梨花雪。人生水墨啊,就是要铺展自己的气息和向往。

  尚不知画画之法之难,和师友信誓旦旦,要学水墨。真真应了无知者无畏之鲁之莽,心浮气躁可见一般了。这草率与轻慢,会不会如劣墨般,对宣纸是一种无法挽回的刺痛和伤害?

  宣纸是一沓月光,清风入得怀,方可有画有情有心。等待,是宣纸的宿命。好笔好墨好情怀,方可霎时即永恒。素雅隐忍安静的心,才配它。它的等待恰如一颗尚好的茶心。

  青檀木树皮、稻草、杨藤汁,蒸煮日晒,溪水静涤,亲泽光滑的石,沾染帘之竹气,宣纸是大自然最纯净的表达。在这无声与空旷中,隐约而来的,是勤劳的脚步声,捣汁声,晾晒声。从古至今,笔墨临场,从未消失。人生该有的淬炼、润和、敦厚,都蕴藏于生命中的静默,讷言无辩。

  承载着文化、思想和美的,且不说触月敲冰的澄心纸,锦男玉女在大观园中赞着的“雪浪纸”,单是那浣花溪边,木芙蓉下,捣汁而就的薛涛笺,都让人心思漫长,神驰不已。恨不得,做古人一日,此间情愫亦是可慰了。

  宣纸留住的水墨,浓淡焦枯,轻重缓急,起落飞旋,都是个中块垒。得见的,谁又是谁永恒的微笑?

  溽热难挨,走过一丛文字的村庄,不若在这宣纸中,就一把菊花老酒,且去醉吧。

  云  朵

  得赠普洱五子,泡得一粒,水暖茶温,莹透滑润,绵软醇厚。颊齿间,人心感念,便觉人生好时节,莫过如此。

  又逢一年秋,炎阳依然火艳艳的,“梅花”尚未席卷小城,雨还在路上。听友念及人世恍惚,人被时光终究抛弃的悲慨,便自觉心境已秋。忆及童年,秋凉刚刚的时节,那一份独独的落寞,总是凄惶着无助。无意碰触,却也总是漾了一下似的疼。这疼,恣意而蔓延到血脉,甚而一生。

  些日里,听歌曲《云朵》。不期然思绪神飞。仿若,自己便是那邮寄于空中的一朵云。飘忽无踪,偶尔的叩问,却发现始终不知投信的地址在哪。倏然间,却早已山水几程,竹外疏花,心意泠然。

  吉他的简单音色,是少年肩上的背囊,是义无反顾闯天涯的野心和单纯。歌者的行吟,于天地间,归乡的途中,鼓荡着青春漂泊的冲动。年少轻远别,如今西风残叶,寒霜尽染,却道天凉好个秋!

  马头琴响起,炊烟的尽头是阿妈深情的呼唤。声音袅袅,不绝于耳。顺着乡音,寻着母亲的味道,抖落战马征尘,回来,回来……行吟的歌者开始衷肠翻卷,跳宕的情感像黑夜里无数隐匿的鸟鸣。刹那月光,便舞起了恣意的曲步。深沉,空灵,浑厚,淳美,马头琴潇潇然,索动弦飞。流浪与远征,负重与疾驰,沉默与悲悯,低沉与宽厚,人生,如此丰满明亮,如此激越高昂。情感与旋律,如高山流水般契合。苍苍,茫茫,越是剽悍的流浪,向远方的倾诉越是柔肠……

  静静地,听《云朵》的回归,有温柔在流淌,泫然眼湿。

  喜欢民乐,喜欢那种个体独吟的落寞与清愁。那种自在不羁,与天地为襟的灵魂飞升,让人纯净。或粗犷,或细腻,或深情,旋律在广阔自由的时空里,让人接近长天和地平线,那种和自然天人合一的悠远和空旷,久违的庄严和肃穆,会生发生命的愉悦感。人在尘嚣之中,又在尘嚣之上。

  愿意把《云朵》理解为一首母性的歌。在所有的母性里,母亲是宗教,是孩子永远的滴水观音。她引导着每一颗流浪的心,走上圣洁的琉璃天台,让灵魂归于安宁。她温暖的召唤,纵使万水千山,游子的心也将此生不离不弃。追寻,成为生命的全部意义,成为精神上永久的皈依,成为疮痍过后舔舐伤口的栖居。

  每个人的心中,谁能没有这样的缝隙?

  茶下听曲,一抹时光,倏忽便旧了。童年的苍白,那些微的疼,突然也就淡了。流浪,早在童年,早在出生之际,便已经开始了。人是天上飘浮的一朵云。

  那年在云南,淘得一幅布画。一朵朵的云。卷舒间,有女子蓦然回首。此刻,忍不住,轻轻抚摸。

  旧人,新茶,曲调中,这轻轻一抚,沧桑无数。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