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留下历史的细节——读张峻散文《说爹》(陈冲)

 2015年第2期的《长城》上,发表了老作家张峻的长篇散文《说爹》。张峻的文学之路始于上世纪50年代,20岁出头就参加了1956年首届全国青创会。他的创作一直有个鲜明的特点:笔耕不辍,作品不多。而在不多的作品中,又时有亮点,如上世纪60年代的长篇小说《擒龙图》,80年代的中篇小说《睡屋》。退休后,他依旧保持着这个特点,于是就有了2005年的长篇小说《历史在说》,和现在我们要说到的散文《说爹》。

  这是一篇什么样的散文呢?一段时间以来,对于我国当下的散文创作,有两种针锋相对的评价,一种洋溢着乐观,一种充满了忧虑。散文繁荣兴旺,遍地开花,同时也在这热热闹闹的喜庆中渐渐失去了作为一种文体的自我。散文正在鸡汤化。在这个摆满了一碗又一碗心灵鸡汤的盛筵上,张峻的这篇《说爹》,是一块坚硬的石头。

  散文的灵魂不是“美”,是“真”。而“真”的第一要义就是去矫饰。《说爹》就是一篇去矫饰见本真的散文。张峻82岁了,而这篇散文中所记述的“爹”,基本上全是张峻从童年到少年时代记忆当中的“爹”。这种对遥远岁月的追述,考验的不是记忆力而是历史感。那是一段多事之秋,张峻却秉持着他求真的信念,为我们,或者说为后人,留下了一些珍贵的历史细节。张峻写过不少散文,也写过一些评论,但最擅长的体裁还是小说。这篇《说爹》的行文叙事,就带有小说叙事的特点,也可以说发挥了他的长处,其着力点,侧重于对人物的刻画,从人物的性格,到人物的形象,从这一面,到另一面,作品完成,一个丰满的、多层次的中国北方农民的形象跃然纸上。和小说一样,塑造一个个性突出、形象丰满的人物,并不是文学创作的极终目的,人物只是一个载体,作品的成败高低,最后还要看它的人物承载了多少现实的和历史的内涵,为读者提供了哪些作家对于历史和现实的属于他个人的独特的认识。《说爹》中的“爹”,性格暴躁,行事鲁莽,路见不平,挺身而出,很有点不计后果、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但在另一面,或者说本质上,他又是一个胆小怕事的农民,瞻前顾后,谨言慎行。围绕着这种看似矛盾、实则统一的故事,作品为我们提供了许多极富真实性的细节,让人思考。

  作为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写作的老作家,再加上他的工作岗位的性质,创作思想受到一定的时代局限,是很正常的事,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在自觉地不断突破这种局限,发表于1987年的中篇小说《睡屋》,就是一篇在他的创作历程中具有标志性的作品。2005年的《历史在说》,则是以更大的勇气去还原历史的文学尝试,是对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的一次很好的纪念。如果说这部作品中还有一些遗憾,那么《说爹》可以说没有什么遗憾了。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