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天气预报  汽车查询  火车查询  违章查询  万年历  在线电台  在线影视  快递查询  航班查询  
叶兆言:故乡南京永远是我的写作命题(罗薇薇)

作为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作家叶兆言的文学作品中总有深刻的南京印记,无论是虚构的小说,还是夹杂着史料的散文,南京这座城市在他的笔触中得以鲜活呈现。2006年,叶兆言获得了首届南京“文化名人”称号,近日他接受本报记者时表示,这十年间,他觉得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一直在坚持写作,写故乡南京。” 

  提到叶兆言对南京的描写,很多读者都会想起他的《南京人》、《老南京:旧影秦淮》,这些结合了诸多史料和个人思考的散文,将老南京的历史、人物、建筑、文化的不同层面一一叙述,带着读者漫游南京。2013年,叶兆言的人物随笔《陈年旧事》出版,书中所写的40余位中国近现代著名人物,或多或少都与南京相关。去年4月,叶兆言出版最新长篇《驰向黑夜的女人》继续在写南京,作品勾画了一幅贯穿民国、“文革”、当代的历史长卷,背后交织着南京这座城市的时代变迁。 

  叶兆言认为,写南京几乎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对很多作家来说,故土永远是最基本的一个写作命题,因为作家写作必须有一块土地。故乡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样,南京对我来说也是这样,我并不是觉得南京有多特殊才去写,而是我生在南京,长在南京,自然而然就会将写作重点放在南京。” 

  对于作家来说,大量阅读必不可少,叶兆言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自己年轻时每天的读书时间多达10个小时,他很享受阅读。如今,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不少人呼吁国人尤其是年轻人要多读书,叶兆言却有不同看法,“现在总感觉,年轻人不爱读书了,而法国人都在阅读、俄罗斯人都在看诗歌,这恐怕也都是想当然。真相是全世界都一样,书籍肯定是被手机、iPad、电脑等电子设备所代替。我个人的看法是,阅读就像股市,想去操纵它是不可能的,虽然阅读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但现在这个社会,各种吸引眼球的东西太多了。” 

  叶兆言甚至不愿意去呼吁年轻人多读书,“我们不能再像古代那样对年轻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读好了才能取得相应的东西。很多时候,我们给孩子灌输‘读书有用’的概念太深,最大的坏处是,一旦他们发现读书没用就不读了、高考完就不读书了、找到工作就不读书了,读书变成一件很功利的事。读书的最高境界,应该是不带任何目的,纯粹享受阅读的乐趣。我们可以想象,当我们无聊的时候,一个人在列车上时,带上一本书去读,感受阅读的美好。说到底,阅读就是个人的事情,像一盘摆在面前的美食,只有品尝之后才能知道它好吃,不阅读也就是错过了这些美好的事。所以,我从来不喜欢说阅读的意义,也不想号召别人去阅读,因为阅读是自由的,不能强求。”

热门标签
南长街   荣巷   新区    道路   新闻工作者  
精华作品 更多..
客服一:小龙 1337887868 客服二:华东 656422881 投诉: 1337887868 投稿信箱:1337887868@qq.com
战略合作伙伴:人民网 新华网 光明网 中工网 中青网 中国经济网 中国三农网 新浪网  苏ICP备10048142号

苏公网安备 32032102000073号


Copyright © 2008 - 2017 jswxw.net. 联系电话:0516-89239768 投诉建议:18921771468